• 剧情介绍

    青州城这里的事情都解决的差不多了,阿蔓知道终于到了自己要离开的时候了,这两天风宸匪也十分忙碌,每天都是子夜之后才会回到府里,阿蔓不想给他添麻烦,所以就老老实实地想等着他闲下来,要不是无衣催得紧,她估计还要再等上两天。

    “阿蔓,这几日我总是心神不宁的,老觉得有大事要发生,咱们还是早些动身的好,把你送到西境,我这心里也就踏实了一半了。”

    其实最让无衣不安的事是子都,据上次来信已经十多日了,按理来说他早该到了,可是至今还未见他的踪影,倒不觉得以他的本事会出什么事,应该是被什么琐事耽搁了,但是可能无衣这岁数也大了,总是容易疑神疑鬼的。

    “无衣,你是不是忘了,咱们身处青州城了,就算有什么大事发生,那也是人族的事,咱们不宜牵扯过多。”

    阿蔓现在也学会了以彼之言还施彼身了,无衣也很无奈,或许阿蔓说得对,他们在人族的时间太长了,这青州城最近不太平,皇宫内也屡屡发生大事,他的确被影响了。

    “等你跟我到了西境,不如跟我一起进净池泡泡吧?”

    “还是算了吧,我这岁数可经不起那折腾了,不过倒是阿蔓你,现在的欲望也是颇多,这次进去怕是要受苦了。”

    “没关系,有你们在,我会挺过来的,不过无衣,有些话,还是要早些跟你交代。”

    “你放心吧,不迷谷,子都会照顾好的。”

    “嗯,还有就是阿匪,若是我这次进去,很长时间不能出来,你一定要帮我看好阿匪,不要让他做傻事,必要时,可以让他。。。忘了我。”

    阿蔓说出这句话都觉得很心疼,现在她明白了以前的圣音竹做下那个决定的时候,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无衣不觉得风宸匪是那么的经不住事儿的人,即使耗尽一生等着阿蔓,他也会甘之如饴的,而且以他的心智,强硬给他脑中下禁制,怕是会伤了他。

    “关于世子,我觉得。。。”

    “你们在说我吗?”

    风宸匪突然出现,让两个人都很诧异,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的气息,连他们都难以察觉到了,无衣觉得很奇怪,但是又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们正说要什么时候向你去辞行呢。”

    阿蔓冲过来笑意吟吟的挽住风宸匪的胳膊,

    “决定要启程了?”

    “嗯,事情都解决的差不多了,我的状况也不宜多耽搁了。”

    风宸匪宠溺地摸着阿蔓的头顶,

    “迟些时候,我会去接你的。”

    “好,我等你。不过这两日,你是不是太累了,看起来十分憔悴呢。”

    “司莫怀虽然被皇上幽禁了,但是他在朝中和军中的势力太大,我们需要善后的事情很多,而且这些事情解决起来要快,不能给他任何翻身的机会。”

    “嗯,对,不过今日你既然来了,能不能晚上留下来陪陪我。”

    阿蔓双手环抱着风宸匪的腰,抬起小脸“诚恳”地说道,两人的举动让一旁的无衣颇为尴尬,不过阿蔓这身为女孩子,连撒娇都不会,这生硬的语气和表情,也就拿捏的住吃她这一套的风宸匪了。

    “无衣长老,明日我会准备一辆马车给你们,上面有足够的盘缠让你们到西境,阿蔓就拜托你了。”

    无衣没想到风宸匪会这么快就将他们送走,不过早些离开也好,再呆下去没准儿又出什么旁的事。

    “好,世子放心,阿蔓不仅是我们的妖王,她也是我的女儿。”

    这些话无衣本不用对风宸匪说,但是无论如何,风宸匪对阿蔓的情谊,他也是看在眼里的,让风宸匪安心,阿蔓走的也心安。

    “那个,你们两个一定还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无衣开溜后,风宸匪抱起阿蔓就把她扔到了床上,这一下,连阿蔓都懵了,倒不是被扔得狠了,只是风宸匪赤裸裸的眼神,让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这还未入夜,外面天还有些亮,这么做会不会被府里的下人们议论?她不知道的是此时他们的门口已经只剩初一一人了,不过这种此地无银的做法怕是让那些被驱赶的下人们更加想入非非。

    男女之间这点事,风宸匪一直都是隐忍克制的,或许这跟他的性格有关系,不过今日的他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一般,让阿蔓都有些难以招架了,被身上的男人折腾地够呛,阿蔓有些困倦地睡着了。

    等阿蔓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月上柳梢头了,她睁开眼看到风宸匪躺在自己身边,似乎一直在看着她,也不知道是跟她一样刚醒,还是根本就没睡。

    “你。。。不累吗?”

    阿蔓问出这句话就有些后悔了,因为她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的第一次,这个男人说过的采阴补阳的话。

    “阿蔓,若是有一天我做了让你伤心生气的事,你会不会怪我?”

    风宸匪的话让阿蔓怀疑他又在给自己下套儿了,上次就因为她毫不犹豫的一句不会,他跟她闹了好些日子,这两人分别之际,怎能让这些莫须有的问题再次成为两人之间的不愉快。

    没成想阿蔓短暂的犹豫,让风宸匪心里涌上一股不安,

    “那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生我的气了,我要如何做,你才能原谅我?”

    “啊?”

    风宸匪这低到尘埃里的似哀求的语气让阿蔓有些不适应,她要怎样说他才能明白,她怎么会舍得生他的气?不过风宸匪眼中的强烈让阿蔓不得不思考一下,

    “阿匪,我先说好哦,我是不会生你的气的,不过即使有一天我真的因为你不高兴了,我也很好哄的,你亲自下厨给我做碗面好了,我很喜欢吃你府里的葱油面。”

    阿蔓说完,风宸匪眼中有了迷茫,她以为是这件事让他有些为难了,也是,一个从小无数人伺候的世子,哪里会做什么面啊,

    “要不换一种吧,你知道我很喜欢花的,你就让初一去山里给我多找点儿花回来,我一看到那些缤纷的五颜六色,什么气都烟消云散了。”

    阿蔓的话音刚落,风宸匪的吻就再次袭了上来,带着他内心越来越大的不安,他似乎将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这一吻上,阿蔓不知如何安抚他,只能竭尽全力回应他,希望他的心里能感受到她的心意。

    “阿蔓,我爱你。”

    这是阿蔓再次精力耗尽闭上眼睛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不过她没有力气分辨是真的还是幻听了,不过这三个字真好听,即使是沉沉地睡去了,都能让她的嘴角一直带着笑意。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2828网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