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王者荣耀r18

    剧情介绍

      闻言,沈沉婉备感情况不妙,原本要上前的动作又停了下来。

      只见那小公公被吓得发懵,“不是德妃娘娘送来的吗?”

      “那哪可能是德妃娘娘送来的啊,是德妃娘娘送来的,陛下至于能把那食盒都给打了吗!”

      “那食盒放在地上,我以为是德妃娘娘送来的,就给放进去了...李总管,这没事吧?”

      李公公焦急得不行,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你胆子也可真大!地上来的就随随便便的放进去!”

      “这,奴才看那食盒跟承熹宫的没两样,以为是德妃娘娘送来的。”小公公也跟着着急,“而且奴才都试过毒的,银针均无异常,马蹄糕都一样,陛下怎的知道这是不是德妃娘娘送的......”

      李公公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远远的便瞧见了一个身影,手脚麻利的迎了上去。

      “德妃娘娘,您可算来了。”

      看着这情形,楼明月猜了个大概,“陛下又生气了,还是因为朝政的事吗?”

      “不是不是的,这次是因为马蹄糕。”

      “马蹄糕?”楼明月一下愣住了。

      李公公深吸一口气,娓娓道来:“不知谁人在门前放了一个食盒,奴才们就以为是您送来的就给放进去了,但陛下看了之后那是大发雷霆,老奴这才得知那食盒不是您送来的.......”

      怕是哪个争宠的嫔妃送来的。

      “没事的,本宫今日恰好做了些。”楼明月越过他看到门前那个倩影,明大概,慢慢进了屋内。

      刚踏进去,空中弥漫的香气扑鼻而来,楼明月淡淡蹙眉,被这气味扰了嗅感,实在是让人欢喜不起来。

      她绕过屏风,只见屋内一片狼藉,抬眼看去,只见长桌后,赫连临城垂头正揉着眉心,似在忍受什么。

      看来倒是真如李公公所说,生了很大的气。

      拿起地上的折子,楼明月放到桌子上整理着,声音不大,算得上轻微,但在这殿中还是掀起了波澜。

      赫连临城放下手,抬眸看她,眼底似五味交杂般。

      握住那只不停收拾的手,赫连临城淡淡道:“先别收拾了,你先过来。”

      楼明月乖乖的坐到跟前,握着手片刻,才问道:“陛下,是在生什么气?”

      “你当真不知?”

      赫连临城垂眸看了她一眼,见那眸子似一汪水,轻抿薄唇,“正如这御书房,朕只想让明月你一人进。”

      闻言,她感到心中猛然一动,似触电般,短暂却又真实。

      “妾身今日做了马蹄糕,陛下您尝尝可还满意。”

      面前递来糕点,赫连临城却直直看着垂眸的她,看得出来,楼明月在逃避这件事。

      赫连临城伸手揉了揉侧脸,将糕点放入口中,明明之前的甜腻芳香,现如今,口腔中竟有了些涩意。

      今日,楼明月依旧很晚才从里面走出,是跟着赫连临城一起。

      出来的时候,楼明月看到从不远处小亭走出来的沈沉婉,眼底倒是闪出了一丝惊讶。

      看着对方有些发红的手,还有犯困的模样,像极了饱含风霜的人。

      怕是在此处待了许久。

      她过来时,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行礼一丝不苟,话语间也是温和大方。

      这么大的坚持跟努力,倒是比较不错的性子。

      只不过,可惜,站错了队伍。

      面对她的温柔可人,赫连临城理都没理,最后许是觉得有些心烦,竟牵起楼明月的手朝前大步走了去。

      “陛下,您慢些,妾身要跟不上了。”

      身后的李公公气喘吁吁听到楼明月这话,简直想要谢天谢地,撑着最后一口气跟了上去。

      楼明月缓和了两下,便觉得身边气场有些不大对,她抬眸顺眼看去,只见沈沉婉牢牢跟在身后,步伐很小。

      即使是小跑,美人依旧是美人。

      沈沉婉跟楼明月长得并不大相像,但也是那种沉静似水,看起来娴静平和似冷谭般的女子。

      现在她在身后微微喘气,额间带着淡淡的湿润,身后的黑暗似隔开来又似要融进去,步步踏着夜色而来。

      着实是一番好风景。

      赫连临城扫了一眼,“走!”

      但赫连临城是谁?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不再多看一眼,便就拉着楼明月朝承熹宫走去,这一次倒是没跑得那般快了。

      不过楼明月心倒是跳得有些快了。

      御花园,空地处,沈沉婉呆呆的看面前树枝,对莲河问道:“刚才,陛下,对本宫说了什么?”

      抿了抿唇,莲河不忍到:“娘娘,陛下现如今还不了解您的好,您先不要气馁,往后的日子多的是.......”

      “往后,你哪里能看得出有往后?”

      沈沉婉打断她,声音有些发颤,“自从入宫来,陛下,可是连到本宫宫中都没有一次,本宫跟陛下说话都不到三次,每次陛下会我不过二十个字...”

      “你次次都让本宫加油不气馁,但本宫怎样该在他身上看到希望!?”

      她进宫来时,父亲说过当今圣上情绪阴阳难测,会很困难。

      当时沈沉婉并不理解,还信誓坦坦,现在,她算是知道父亲的话语。

      这哪里是困难,这根本是交通不了!

      “本宫就想不通,德妃不过进宫短短五月,怎么感觉陛下对她,竟比皇后还要好?”

      莲河在旁眼珠转了转,“这,可能德妃性子较好,在宫中威望也蛮大的,所以陛下才会多有赞赏.......”

      “德妃?德......”沈沉婉忽然笑了,揉着冷得发痛的手,朝馥香宫走去。

      清晨,承熹宫内,赫连临城前脚刚从屋内走出,后脚青舒便接到沈沉婉的来话,说要邀她去御花园赏花。

      无事献殷勤,必定有猫腻。

      对方是太后的人,楼明月可不想走得太近。

      她让人回绝了后,伸了个懒腰又回到屋内好好休息了起来。昨晚不知为何,赫连临城半夜不睡拉着她忽然讲了好些话。

      弄得今日眼底下都有了乌青。

      被堵在门外的莲河朝里看了两眼,均是无所获,便回去禀报到沈沉婉耳内。

      “拒绝得这么干脆,会不会是发现了什么?”沈沉婉揉着手帕,纠结到。

      她抿了抿唇,“果然这个德妃不简单,以后你要小心行事,莫要被发现了。”

      沈沉婉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会是因为太困而拒绝,但说来也不会这般轻易放弃,约莫快要到午时时,她亲自到了承熹宫面前。

      “德妃娘娘还在休息,静妃娘娘请稍后再来吧。”青舒在门外,礼貌的赶客。

      沈沉婉听后,笑了两下,“这都日上三竿了,姐姐怎么可能还在睡觉,莫不是妾身那日冒犯了姐姐,惹得姐姐不悦,姐姐才不见妾身?”

      这话说得,好似真被记恨上了。

      “娘娘请注意言论,德妃娘娘并未不悦,只是......”

      “大胆!”莲河一声吼,把里面喂鱼的琉月吓了个机灵,跟着几个小宫女探着头朝外看。

      青舒被打断话语,有些不悦。而莲河不管不顾的把话说完,“娘娘,说话,怎有你这奴才插嘴的事!”

      “莲河,休要胡闹!”

      沈沉婉训斥了一声,又对人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本宫这婢女被宠坏了,没有半些礼数。”

      “不过她也是为我好,姑娘可不要见谅。”

      “是没有礼数,还是受了命令?”

      楼明月从屋内走出,到她面前,一双眸在莲河身上扫来扫去,看得人头皮发麻。

      随后,她轻笑一声,“本宫真是没想到,在承熹宫,还有自己的宫女被其他宫的人给训斥了,静妃莫不是管得太严了些吧?”

      唇角一僵,沈沉婉被噎住,而莲河反应很快,直接跪下,“是奴婢的错,是奴婢不好,这不关静妃的事......”

      “姐姐上来便这般强势,恐怕陛下知道后会不大好吧?”沈沉婉看着,觉得很不是滋味,“而且,这宫女也是对本宫无礼,身边的婢女看不下去护住之心罢了......”

      “而且,本宫也没说错对吧,姐姐看来,着实不像刚睡醒的人。”

      楼明月理了下发梢,淡淡道:“若门外有犬吠,换做是你怕也是难以入眠。”

      本来被吵醒心情有些烦躁,一醒来竟还发现青舒被当场训斥,哪能咽的下去。

      握紧拳头,沈沉婉冷笑道:“德妃真是会看玩笑,只是不知道德妃的这些动作话语,陛下知道了会怎样。”

      姐姐都不叫了,是真有些生气了。

      不过这样也好,听着倒也舒坦了些,心里至少没有那般膈应。

      “陛下知本宫习性品性,本宫相信陛下,陛下也相信本宫。”楼明月与她对视,眼底的冷静大过对方的恼意。

      “本宫与陛下的感情,也不是由外人说了算。”

      她声音很平淡,像是在谈论很平常的事情一般,却让沈沉婉想起赫连临城从未到馥香宫内一天的事情,顿时羞辱感涌上心头。

      沈沉婉垂下眼帘,忽的低头道:“这件事是妹妹的错,在此给姐姐抱歉,还请德妃姐姐不要上心才好。”

      “你我终究不会和平相处。”楼明月看者她,眼底毫无波澜,“你若真没有那个心思,便不该来此处。”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王者荣耀r18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