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诱人的护士在线看

    剧情介绍

    忍冬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但是危险仍然一步步的逼近,忽然没在水里的腿感受到一阵湿滑的摩擦,那触感湿滑 粘腻冰冷,让人不寒而栗,忍冬皮肤泛起一层鸡皮疙瘩,他想马上逃离这里,但是直觉告诉他,现在不能动。

    不明物体在水里滑行,一只、两只、三只、四只……越来越多,它们聚成一个圈,将忍冬团团围住,忍冬现在进退两难,只得干站着。

    “是不是水里有东西游过来了?”月明轻声问道,深怕惊动那些不明生物,就在刚刚整个下水道的味道开始变得腥臭无比,随之而来的是水下不明生物穿梭的声音,她仔细听,甚至听得见它们窃窃私语,它们在兴奋,多年以来终于有新的猎物送进来,现在可以饱餐一顿,它们聚集在忍冬的周围,拥挤躁动不安,现在还发出“嘶嘶”的声音,就待下一瞬间,将他们俩啃食殆尽,但是现在他们只是围住,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像是在等待指令,又像是在忌惮这什么?

    月明将油灯放低,“忍冬哥哥,你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油灯放下的一瞬间,这群不明生物竟然向后退去,依旧的躁动不安。

    “什么东西,好刺眼,啊……”这些不明生物胆子小的,向四周逃窜,但是仍然有不少围着他们,毕竟在鲜活的美食的诱惑下,这点危险不算什么。

    “就在刚刚你把油灯放下的一瞬间,它们竟然向后退散。”忍冬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高兴。

    “它们畏光,那你看得见他们长什么样子么?”月明就在刚刚听见那些不明生物对光的恐慌,由此判定它们是畏光的。

    “灯再凑近一点……”忍冬弯着腰,借着微弱的油灯想一探“怪物”的真容。

    “似鱼非鱼,长有锯齿状的牙,形似蛇,但无鳞,通体黝黑,身上还有奇怪的灰色花纹。”由于凑的太近,一阵腥臭令忍冬一阵恶心。

    “我以前听师傅讲过,在《毒物志》里有记载,是鱼非鱼,是蛇非蛇,通体黢黑滑溜无鳞,背螺旋状纹路,喜阴暗潮湿,杂食,剧毒,生命力及其顽强,唯一的弱点就是畏光。”

    “说了半天,你还没说它叫什么名字呢?”忍冬问道。

    “蝰螈,虽然它有剧毒,但是,是一味难得的药材,这里的数量实在是太多,我们来硬的显然是不可能的。”看来这是学医理学蒙了,还想着药材……忍冬内心翻了个白眼,不知道他们现在处于危险当中么?忍冬不仅暗自腹诽。

    “我们现在总不能靠着这一盏油灯驱赶他们吧,现在灯油所剩不多了,能不能支撑到走出暗道都未可知。”忍冬的担忧正是月明心里所想,但是现在别无他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忍冬撕开身上的外衫成条状,取下腰间的 匕首,缠上布条,淋上灯油,充当小火把,瞬间暗道里一片光明,蝰螈也向四周散开,但仍然成包围圈牢牢锁住他俩。忍冬每向前走一步,包围圈就向前移一步,现在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长,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忍冬也已经累的精疲力尽,火把也已经快烧尽,火光的慢慢变弱,蝰螈也慢慢的靠近,大胆的已经挑衅的在忍冬的小腿上来回摩擦,湿滑的触感让忍冬一阵恶心。

    忍冬加快步伐,但是前路依旧是黑茫茫的一片,不知尽头在哪里?月明用衣袖轻轻的擦拭着忍冬额头的汗,“没事的,我们一定可以走出去的。”这样笃定的语气让忍冬瞬间充满了力量,在患难时刻,都能给彼此勇气,这一定是萍水相逢的最高境界了吧。

    忍冬继续向前走着,为了避免被蝰螈伤害,时不时的需要挥动火把,驱赶它们,但是现在的火把已经快燃烧殆尽了,必须想个办法。他抬起头,看见暗道的上方长满了藤蔓,有的已经垂下来,触手可及,忍冬腾出一只手拉了拉藤蔓,还算结实,如果待会儿火把熄灭,可以靠着这些藤蔓走过去。

    眼见着火把的光越来越暗,蝰螈开始骚动起来,忍冬一把托起月明,用藤蔓绑住她的腰,就在他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火把已经燃烧殆尽,就光熄灭的一瞬间,数万条蝰螈一拥而上,月明脑子还是蒙的,就听见蝰螈的欢呼声,那是在为食物欢呼。

    “忍冬哥哥!忍冬哥哥……”月明一边哭喊着,一边挣扎着,撕扯的声音不断传进耳朵,难道我真的是灾星么?身边的人总是离我而去。

    “你哭什么?我又没死。”忍冬一手扯着藤蔓,靠近月明安慰道,忍冬万万没有想到,这一辈子还会有人为他而哭,他的世界一直都是冷漠而又残酷的,身边的人都是为了利益,没有人会真正的关心他,但是这个小不点让他觉得这世界上还是有温情的,黑暗中他嘴角裂开一个弧度。

    “你有没有受伤?都怪我不好,我就是个灾星,是我连累了你……呜呜呜……”月明自责的哭着。

    “别哭,我没事。”忍冬单手搂着月明,轻轻的拍着她的被安慰着。

    原来就在刚刚火光熄灭的一瞬间,蝰螈一拥而上,忍冬动用自身的功法形成一个短暂的结界,关键时刻就可自己一命,功法散去后,他拿起匕首一顿操作猛如虎,近身的蝰螈全部被斩断,但在混乱中,还是被咬伤,忍冬强撑着给月明报了个平安,但是现在毒性已经开始蔓延,咬伤的腿已经开始慢慢失去知觉,整个身体开始间歇性抽搐,月明发现了忍冬的异常,“忍冬哥哥,你是不是中毒了?”月明着急的问道。

    忍冬此时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听见月明的呼喊,他强撑着回答道:“没事,只是被划了道小小的口子。”

    这蝰螈有剧毒,必须马上处理,否则会有生命危险,月明挣扎着,想要挣脱藤的束缚,这绑的也太紧了。

    “忍冬哥哥,你别睡过去啊,千万抓紧了别掉下去,不然会被啃得骨头都不剩的……”月明一边努力的挣脱藤蔓的捆绑,一边跟忍冬说话,希望能让他保持清醒。

    就在月明挣脱的一瞬间,忍冬也完全陷入昏迷,脱手直接落入水中,月明飞身拉住他,奈何这个成年男人太重,月明直接被一股力量拉入水中,万千蝰螈一拥而上,月明甚至听见它们的嘶吼,它们兴奋的朝着食物奔涌,已经忘记了先前的伤亡,果然是冷血的生物。

    月明和忍冬双双跌入水中,月明紧紧地拉着忍冬的手,她已经做好了被万千蝰螈啃食的准备,但是落入水中后,预想的疼痛没有来,反而被冰冷河水浸泡过的身体,源源不断的散发着热量,月明慢慢缓过来,长舒一口气,她冷静下来,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动静,周围寂静无声,那万千蝰螈呢?月明屏气凝神,依旧可以听见蝰螈的私语,原来他们是被自己身上的一种力量震慑了,月明也在纳闷:我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那些蝰螈恐惧的力量究竟是什么?

    月明来不及多想,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赶紧给忍冬哥哥解毒,以前好像听师傅说过,蝰螈是这个世上最冷血的动物,也是这个世上最神奇的动物,虽然蝰螈的牙齿有剧毒,但是解毒之法也很简单,取鲜活蝰螈的鲜血涂于患处,吃下其苦胆就可解毒,不过这苦胆的腥臭苦涩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月明拿出匕首,听声辨位,快刀斩杀一条蝰螈,摸索着取其苦胆,放其鲜血,终于忍冬慢慢的恢复意识,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又欠你一条命,不过你究竟给我吃了什么?这哪是人吃的玩意儿……”说完干呕起来了。

    月明笑笑说:“是啊,从今以后你的命就是我的了,不准你随便死……至于给你吃什么重要么?”笑着笑着竟然笑出了眼泪,寒意渐渐袭来,恍若濒临初始的某一种感触一样地散漫而来。发散于一种感意,趋于身体遍布。这两个人相拥在这暗河里互相取暖,不得不感慨,活着真不容易。

    忍冬忽然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些蝰螈没有攻击我们,似乎在忌惮着什么?”

    “它们怕我呗!不然早把你吃了!”

    “它们为何要怕你?是你下药了么?”

    “不知道,应该是惧怕我身体里的某种力量吧?”月明自己也很疑惑。

    忍冬回头看看月明,竟然隐隐约约的在她的额头看见一丝红色的光,“你的额间有一丝红色的光芒,你的身体可有异样?”忍冬担忧的问道。

    “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觉得有点热,在这暗道里,倒是让我暖和不少。”月明说完,扶起忍冬,“忍冬哥哥,趁着现在我们赶紧来吧,免得待会儿又遇见什么怪物。”

    忍冬虽然已经解毒,但是现在身体还是有点虚弱,两个人只能 相互搀扶慢慢朝洞口走去。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诱人的护士在线看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