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都市逍遥记下载

    剧情介绍

      

      疑心病大概是每个皇帝都会患的病,自打开始怀疑齐正的用心,皇上的心中便萌发了一颗要微服私访的种子。

       这颗种子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尤其是在听说齐家的比武大会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皇上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来:“出宫!去齐家。”

       ?仁讨?雷约喝安蛔。?懔?φ伊艘恍┐竽谑涛狼亲按虬缫环???呕噬先チ瞬耸锌诘谋任浯蠡帷?/p>

       经过一段时间,这比武大会早就有了一定名气,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选手的资质也越来越好。

       皇上看的心惊,发现若是有一个厉害的选手出现,不久之后,就会有一个高手出现,将其打败。

       他敏锐的察觉这高手的不同寻常,派人去查了一番,发现这些高手竟是齐家派出来的人。

       看来,齐家果然内定了冠军。

       皇上很是生气,认为自己被戏耍,顿时对这比武大会失去了兴趣,带着内侍准备回宫。

       他们刚要走,忽然,一股危险的气息接近,紧接着几个萌面黑衣人冲了过来,对皇上一行人进行夺命刺杀。

       皇上到底是御驾亲征过的,场面还是稳得住的,只是随着身边的侍卫被杀的越来越多,他开始乱了阵脚。

       刚刚还热闹非凡的比武大会,就因为这一场刺杀,百姓跑的光光的,只剩下在台上比武的那些人停下了脚步看着。

       皇上是微服私访,又不好直接喊出自己的身份,只能对那些比武的人说:“你们之中若是有人能打败这些刺客,朕……郑老爷我自会重谢。”

       比武的人,对视了一眼,冲了上来,跟那些刺客缠斗在一起,皇上的险境得到解脱,心中一松,这个时候大内侍卫冲了上来,“老爷,我们几人护着您先走。”

       皇上正要离开,只见从天而降两个人,配合着那些比武之人将那几名刺客,唰唰唰的打败,皇上大惊,对大内侍卫道:“先不走,看看这些人要做什么。”

       他可不相信这些人,出现在这里是偶然的。

       果然,那两人走到了皇上面前,跪下请安:“皇上,草民来迟了,皇上受惊了。”

       “无事,你们先说说今日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否则朕将你们跟那些此刻当做同伙处理。”皇上负手而立,表情冷漠。

       两人对视一眼,恭敬回话:“我二人前些日子随齐大人入宫觐见,不知皇上是否还有印象?”

      皇上仔细看了一眼两人,这才想起,原来这两人就是前些日子的比武冠军,那他们为何会出现在此处,是巧合吗?

       瞬间,皇上的脸色变得极差,冷冷的问道:“你们二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是齐正安排的吗?”

       两人看似为难,却又毫不留情的说道:“我二人住在齐大人府上,截获了一则消息,不敢耽误,连忙赶了过来,还请皇上过目。”

       两人将东西呈给皇上,皇上只是看了一眼,脸瞬间变得跟锅底一样黑:“这可是真的?你们二人可知道,诬陷朝廷命官是要下大狱的。”

       “皇上,我二人敢在您面前呈上这份证据,就不敢作假,否则我们也可以将证据放在您可以派人查到的地方,如此一来可信度岂不是更高?”两人中的其中一人不卑不亢的说道。

       皇上看了此人一眼,略为赞赏,“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何青锋,从小苦练武艺,只想着有朝一日能报效朝廷。此次能得到齐大人的赏识,很是欣喜,岂料……”何青锋说着话,满眼都是失望,皇上看了一眼就相信了他。

       “起来吧,你二人所说的话,朕自会命人调查,若是属实,你俩将会得到朕的丰厚赏赐。”说罢,皇上带着内侍离开,大内侍卫将那些刺客押着去了刑部的衙门。

       天子遇刺,是关于江山社稷的大事,绝不会轻描淡写的放过。

       皇上回到宫中,消息也已经查清楚,他的心腹来禀:“皇上已经查清楚了,这些此刻确实跟齐家脱不了干系,而且,那两人所说也属实。”

       若是说信任,皇上自然对自己的心腹深信不疑,当即下了一道圣旨,命人去齐家抄家,找出齐家想要谋逆的罪证,将齐正收押,命刑部尚书好好调查一番。

       这道指令一下,朝臣哗然,毕竟齐正可是堂堂兵部尚书,天子近臣,竟做出了这种刺杀皇上的事情。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齐正定是受人指使。

       刑部尚书亦是如此认为,于是将调查重点放在齐正背后那人身上,命人仔细在齐家搜索,最终搜出和太子的几封书信。

       可惜这些书信上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实际内容,只能证明齐正和太子交好。

       皇上听到刑部尚书的汇报,有些不太高兴,他淡淡的问:“怎么会是太子?齐正的姻亲都有哪些,再仔细查查。”

       刑部尚书一听,顿时心中警铃大响,齐正的姻亲,那可是昱王殿下,难道说齐正刺杀皇上是为了昱王殿下?

       他不敢违背皇上的意思,又重新查了一番,得到的结论乃是——昱王宋长庚很是不喜欢齐宁,和齐宁从未圆房,齐家要求齐宁回娘家也被昱王拒绝,实在找不到两人相交的证据。

       听到这里,皇上心中失望极了,只能说:“那就去查太子。”

       有了皇上这话,刑部尚书将太子请到了刑部喝茶,太子很是愤怒,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被诬陷的。

       毕竟是储君,且人人都知道皇上很是重视太子,所以刑部尚书很是客气,仔细查问了一番,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太子和齐正勾结刺杀皇上的证据。

       只好将所有的结果如实相告给皇上。

      皇上看了兵部尚书呈上来的东西,冷笑一声:“这件事情,说不定是有人要嫁祸给太子,但是齐家的证据那可是铁证如山,将齐家抄没,女的贬为奴隶,成年男子菜市口斩首,未成年的流放宁古塔。”

       刑部尚书硬着头皮问了句:“圣上,那这件事情还查吗?”

       “查!”

       “微臣领命。”刑部尚书匆匆赶回衙门,将太子送出了衙门,然后带人去抄封齐家。

       齐正在牢中,听说皇上对于齐家的惩罚,直接昏了过去。

       太子进宫为齐正求情,皇上冷着一张脸,“你可知道朕明知道这其中还有猫腻,却急着将齐家处置了吗?”

       “儿臣不知,但是儿臣为齐正求情,绝对不是为了一己私欲,而是为了整个朝廷,父皇您也知道,齐正作为兵部尚书,这些年来做的很不错,若是贸然换人,只怕对朝廷不好。”太子说的合情合理。

       皇上冷哼一声:“你给朕闭嘴,朕如此做,不过是为了给你们这些皇子一个警告,别整日没事,就闲着结党营私,真当朕老糊涂了吗?”

       太子出了一身冷汗,“父皇,您是误会了,儿臣不过是惜才罢了,并没有其他心思。”

       “有些话,说的太透就没意思了,朕知道你的心思,你们一个个都觉着朕老了。”皇上哼笑一声,摆摆手:“好了,你下去吧。”

       说着,皇上猛烈的咳嗽了几声,竟吁吁喘了起来,太子忙道:“父皇,您生病了,不如叫太医过来诊治一番。”

       皇上冷着脸没有说话,内侍告诉太子:“皇上昨日出宫受了惊吓,回来之后又熬夜看奏折,着凉了,这太医院也建议皇上歇息,但是皇上不听,殿下您劝劝皇上吧。”

       内侍急的团团转,太子听的心中一喜,“父皇,就让儿臣留在宫中照顾您的身体吧,如今母后不在了,您在这后宫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了。”

       太子说的这倒是实话,当时皇后在的时候,定的规矩颇多,后妃们也不敢随意来养心殿找皇上,导致如今皇后去了,皇上一人冷冷清清的。

       皇上却是冷笑一声:“一人又何妨,总比群狼环伺的强。”

       这一席话说的太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他没有法子,只好离宫。

       回到东宫之后太子大发雷霆,又砸了不少东西,太子妃气的哭红了眼圈,皇长孙乖巧懂事的将母妃送回屋里歇息,亲自去见太子,直截了当的问道:“父王,不知是谁惹您生气了,儿臣愿意为您分忧。”

       瞧着懂事的长子,太子有些欣慰:“好孩子,你父王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哪里有人敢惹我生气,不过是你皇爷爷生病了,父王有些担心罢了。”

       “皇爷爷生病了?那父王可是要进宫侍疾?”皇长孙故作天真的问道,太子脸色变得难堪。

       皇长孙立马反应了过来,怕是太子想侍疾,被阻拦了,他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笑着说道:“不如儿臣代替父皇进宫侍疾可好?”

       “你进宫侍疾?”太子眼睛一亮,他不能侍疾,却害怕别的皇子趁虚而入得到皇上的欢心,如今他的儿子愿意替他前去侍疾,这可真是太好了。

       “好,那你便进宫代替父王侍疾吧。”太子也没有推辞,连夜将皇长孙送进宫中侍疾。

       皇上对于这个孙子没有任何意见,很是喜爱,当即将皇长孙留自己身边,亲自教导了几日。

       花说当日齐家被抄家的消息散发出来,齐宁当即昏死过去,醒来便跪在宋长庚的书房前,请求他帮着救齐正一命。

       宋长庚命人将齐宁领了进去,和楚文萱一起见她。

       齐宁看见楚文萱的时候,也顾不上别扭,苦苦哀求宋长庚:“王爷,求您救救我爹和我兄长,他们一定是被冤枉的,我爹那人最是胆小,怎么可能派人去刺杀皇上呢?这一定是误会。”

       “你说是误会,可是有什么证据?”宋长庚表情淡淡的问道,公事公办的口吻,不掺杂任何个人情感。

       齐宁呆住了,她不过是一个闺阁女子,哪里会知道这些,连忙摇头:“妾身没有证据,只是清楚父兄的为人,知道他们绝不会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宋长庚点点头,他知道,在每个人的心中,亲人都是好人,不会做坏事,但是铁证如山,对于齐家的事情,他也无能为力。

       “齐侧妃, 本王知道你担心父兄,但是这件事情,不是你用嘴就能辩驳的,你父亲刺杀皇上的铁证如山,理应受此惩罚,本王也无能为力。”宋长庚看着齐宁说道。

       齐宁大哭,“王爷,您好歹帮着想想法子啊,我们齐家若是能被您解救,日后定会追随左右。”

       “齐侧妃,你可知道,此次事件,本王也差点遭连累,实在不好插手,若是被皇上误会,只怕昱王府也将保不住,只要你安心待在王府之中,本王必定想尽办法保住你。”宋长庚无情的说道。

       齐宁一听这话,当即绝望的哭了起来,“王爷,妾身想见父母最后一面,不知王爷是否能成全?”

       宋长庚看了楚文萱一眼,楚文萱点头答应,他这才说:“好,本王这就去安排,必定会让你们父女见上最后一面。”

       在宋长庚的安排下,齐宁乔装打扮了一番,去了刑部大牢见了齐正最后一面。

       齐正什么都没说,只是嘱咐齐宁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齐宁泣不成声,恋恋不舍的离开,回来之后,不过三日,齐正便被斩首于菜市口。

       得知这个消息,齐宁当即病倒,楚文萱觉着她很是可怜,便命人小心照顾着。

       宋长庚知道之后,笑了笑说道:“王妃真是宽厚待人,本王佩服。”

       “说笑了,那证据终究是咱们的人呈上去的,对齐宁好些,也算是一种弥补吧。”那日在菜市口救皇上的那两人正是楚文萱资助的人,他们呈给皇上的证据,并不是他们发现的,而是宋长庚命人交给他们的。

       宋长庚冷笑,“就算证据是我们呈上去,但我们总归没有冤枉齐正,他还想自导自演一处好戏,获得皇上的好感,真是笑死人了。”

       楚文萱抿了抿唇没有说话,齐正也算是咎由自取。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都市逍遥记下载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