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在床上亲吻

    剧情介绍

    习妍看了一下沐辰递过来的剑,抬眼看向了沐辰,愣在了原地,缓慢的向上抬起着双手。

    沐辰看着迟疑的习妍,向习妍走了一步,一手拿剑,伸出另一只手微微弯腰,抓起了习妍的手,把剑放进了习妍的手里:“拿着,我愿赌服输!”

    习妍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剑,抬眼望向了摇摇晃晃的沐辰,急忙一手握起了剑,伸出另一只手,抓向了沐辰的手臂,扶着沐辰走向了罗汉床。

    “看来,我是真的醉了!”沐辰转身坐在了罗汉床上,两手扶着床沿,低着头,轻声的嘀咕着。

    习妍扶着沐辰坐在了床上,随即向后退了一些,闻声低头靠向了沐辰:“你说什么?”

    沐辰听见习妍的问话,缓慢的抬起了头,醉眼朦胧的看着习妍,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习妍拿着剑,轻点了一下头,转身走向了罗汉床的另一边,怀抱着剑,坐了下来,转身看向了沐辰:“你还是休息吧!咱们明日在喝就是!”

    沐辰听见习妍的声音,抬头看了习妍一眼,随即快速的低下了头,身体向前一趴,整个人就趴在了桌子上。

    习妍看着趴向桌子的沐辰,吓的急忙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沐辰身前,抬手拍向了沐辰的后背:“沐侯爷,你没事吧?”

    “嗯!”习妍听沐辰轻嗯了一声,左右看了看,随即把手里的剑放在了地上,两手抓上了沐辰的手臂,用力的向上拉了几下,看着一动不动的沐辰,习妍喘了一口粗气,松开了沐辰的手臂,弯腰拿起地上的剑,又走到自己的桌前,伸手拿起了刚才赢的玉佩,转身看了沐辰一眼,抬脚向着门外走了过去。

    习妍走到了门口,刚走出门,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就被守在门口的均安用剑拦了下来,习妍低头看了一眼,拦在自己身前的剑,抬眼向均安看了过去:“你干嘛?”

    “把东西交出来!”均安冷脸看着习妍。

    “交什么交,这是你们侯爷给我的,你不怕你们侯爷怪罪你吗?”习妍闻声把剑和玉佩,抱进了怀里,瞪眼看着均安。

    均安依旧冷脸注视着习妍,习妍白了均安一眼,伸手推开了均安拿剑,挡在自己身前的手,转头看了一眼屋内:“你还是快去看看你家侯爷吧!都喝趴在桌子上了!”

    均安听见习妍的话,瞬间瞪大了眼睛,快速的收了手,转身就大步走向了房间。

    习妍转身看着均安,嘴角微微翘了起来,轻笑了一下,回身抬脚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一直趴在自己的房间缝隙看着走廊的习钰,见习妍开心的走了过来,急忙打开门,伸手就抓住了习妍的手臂,转头看了一眼沐辰的房间,见没有人,就向自己的房间拉去。

    “你拉我做什么?”习妍突然被人抓住,吓的一颤,转头见是习钰,轻皱起了眉头说着,左右摇晃了一下身体,抬脚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习钰回头看着不情愿的习妍,抬脚跟着习妍走向了习妍的房间,手依旧抓着习妍的手臂。

    习妍走到自己的房间前,转头看了一眼习钰,抿嘴生气的皱起了眉头:“松开,我开门。”

    习钰抬眼看了习妍一眼,缓慢的收回了手。

    习妍回头抬起两手,用力的推开了房间门,抬脚大步的走了进去。

    习钰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横在身前,看着大步走了的习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抬起脚跟了上去。

    习妍走到罗汉床前,把银剑嘭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习钰看着习妍放在桌子上的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抬手指着桌子上的剑,抬脚走向了习妍,看着坐下的习妍:“你在哪里得来的剑!”

    习妍正弯腰脱着鞋子,闻声抬头看了习钰一眼,又低头继续脱起了鞋子:“从沐辰那里得来的啊!”

    “长姐,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剑啊!怎么不知道!”习妍盘腿坐在了罗汉床上,转脸抬头看向了习钰。

    “我知道这是剑,但是这是沐侯爷的贴身佩剑,你怎么能给他偷过来呢?”

    “哦!原来是他的佩剑,我就说怎么那么好看!”习妍说着,抬手抓起了银剑,拿向了自己的身前,低头抚摸了起来。

    习钰看着习妍的样子,平静的脸上浮上怒气,抬脚走到习妍身前,抬手就伸向了习妍的怀里,用力的夺过了习妍抱在怀里的剑:“走,咱们现在去还给沐侯爷去!”

    “你干什么!他睡觉了,是他让我拿回来的,他说他愿赌服输的,如果不是他让我拿回来,我能拿回来嘛,再说了,就算他睡着了,那他的下属,均安也不会让我拿回来啊!”习妍被习钰的动作吓的愣了一下,眼睁着看着银剑被习钰拿走,随即转头看向了习钰,解释道。

    “真是这样的吗?”习钰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习妍。

    “是的!”习妍白了习钰一眼,起身抬手伸向了习钰,快速的抓住习钰手里的银剑,用力的扯了回来了。

    习妍把剑放在了自己的腿上,伸手又从怀里拿出了沐辰的玉佩,提着玉佩的绳子,高抬起手,举向了习钰面前:“给你看看,还有沐辰的玉佩,他也给我了!所以你就放心吧!他不会来怪罪我的,你不信可以去问问他们去。”

    习钰看着习妍提着的玉佩,抿嘴愣在了原地,随即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向了门口。

    习妍看着习钰转身走了,放下了手,抬脸看着习钰的背影:“把门给我关上!”

    习钰闻声转头看了习妍一眼,随即转身两手抓着门框,缓缓的向后退着,把门给习妍关上了。

    习妍看着已经关上了的门,抿嘴笑了起来,低头看着手里的玉佩和银剑,轻笑了一下,随即把银剑和玉佩放进了罗汉床里,抬手起身抱起了床上的小桌子,用力的搬向了床下,又起身走向衣橱,抱出了被子,放在了罗汉床上,自己躺上了床,盖上了被子,伸手搂着银剑,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习钰从习妍的房间出来,就直接走向了沐辰的房间,来到沐辰的房间,看着大敞开着的房门,愣在了原地。

    均安正给沐辰盖着被子,意识到门口站着人,快速的转身,就见习钰呆愣愣的站在门口,直起身体转身面对着习钰:“习公子有什么事吗?”

    低着头的习钰,闻声抬起了头,看向了均安,微微愣了一下,抬脚走进了沐辰的房间,走到均安的身前,抬头看着均安:“那个!刚才我见我长。不是,我兄长,拿着沐侯爷的佩剑回去,我就想来问问侯爷,是怎么回事?”

    “这是咱们还是不要问了,咱们也问不了,是侯爷给的,等侯爷醒了在说吧!”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习钰看着均安,又看了看正睡觉的沐辰,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均安看着习钰转身走了,回身看了看沐辰,伸手又给沐辰盖了盖被子,抬脚走向了门外,快速的走向了下人的房间,喊了几个丫鬟走了回来,而后站在门口,看着丫鬟把放在地上的桌子上面的饭菜都撤了,连小桌子一起,都被下人搬走了。

    均安看着下人们离开,抬脚走进了沐辰的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间,抬脚走到沐辰的衣橱前,仰脸靠在了衣橱上,两手怀抱着佩剑。

    两刻钟后,安静的走廊内,忽然从里面传来了脚步声,不一会,走廊的尽头走上来了四位水手,每人都提着食盒,快步的走向沐晴和习妍的房间,而后两个走向了习钰和沐辰的房间。

    沐晴的房间走出来了紫云,接过食盒,向水手点头施了一礼,转身提着食盒走进了屋子,身后的小丫鬟,抬手把房门关上了。

    习妍门外的水手敲了好几次的门都没有人来开,疑惑的转头看向了,隔壁给习钰送饭的水手,就见习钰开门走了出来。

    习钰伸手接过了食盒,歪头就见习妍房间外,站在一位送饭的水手,习妍还没有出来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向身前的水手点头道谢了一下,随即抬脚走向了给习妍送饭的水手,站在给习妍送饭的水手面前,先弯腰施了一礼,微笑着道:“这位小哥,把食盒给我吧,我兄长可能还没有醒。”

    水手点头向习钰回了一礼,随即抬手把食盒递给了习钰。

    听见敲门的均安打开了门,伸手接过水手递过来的食盒,听着走廊有人说话,转头看了一眼,看着习钰提着两个食盒走回了屋,随即向送饭的水手点了一下头,向屋内撤回了身体,随手关上了房门。

    均安提着食盒,看着还在睡觉的沐辰,抿嘴叹了一口气,随手把食盒放在了一边,转身又走向了衣橱,靠在了衣橱上。

    习钰提着食盒,走到罗汉床上的桌子上,转身走向了门口,抬脚走了出去,转身走向了习妍的房间门口,抬手推开了房门,看着躺在床上裹着被子的习妍,抬脚走了进去。

    习钰走到习妍的床去,低头看了一眼习妍,看着还在睡着的习妍,无奈的抿嘴深呼吸了一口气,抬手拍向了习妍的肩膀:“长姐,长姐,吃饭了!”

    “嗯!起开,别喊我,我还没睡醒呢!”习妍用力的向后抖了一下肩膀。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在床上亲吻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