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亚洲色图库

    剧情介绍

    刘允如强行把她收回红玉魂,顺便把红玉魂放在袖子里,紧闭的双眼依然没有睁开。

    刘允如道:“非礼勿视。”

    ……

    他从河里走了上来,半裸着身子,悄悄走到她的身后,蒙住她的眼睛,一股温热的气息靠近她的耳朵说道:“媳妇儿为何闭眼睛呀!”

    刘允如手肘向后一打,他被打到了后面,她将面纱折了起来,系在眼睛上,她道:“穿好衣服,别跟着我。”

    宫离有些委屈的起了身子,那洗干净的脸,分明就是一张绝美的容颜,笑容在风中徐徐绽开,他身上有些芳香。

    他才不穿衣服,倒也不怕被刘允如打个残废,跟上去道:“媳妇儿,你又不看我,我还穿什么衣服,我穿衣服不就给你看的吗?”

    刘允如摘掉眼上的东西,看了一眼宫离,脱下自己外套丢给他说道:“你穿好衣服,我才能看你不是。”

    宫离穿上她的衣服,一头柔顺的墨发垂在腰间,他笑了笑指着不远处一块石头下,一株散着蓝色气焰的草,他眯眼一笑说道:“姐姐,你看那个是什么!?”

    刘允如走到石头下,这么快就找到蓬莱仙草,这种药材十分的珍贵,只有十四个时辰的存活时间,过了十四个时辰,那便是再也没用了,她的手伸向蓬莱仙草,忽然,宫离一个扑身,将自己扑开,嘴里还弱弱的喊到:“姐姐,小心!”

    她推开宫离,一直利箭插在他的后背,她毫不犹豫的拔出了他背上的利箭鲜血流出,浸湿了衣裳,衣服上一个显眼的血窟窿,一个青衣女子握着长弓,身后还跟着几十个白衣弟子。

    “这药是我的!!”女子一上场,便是极其嚣张的想要这药材,这可是她先看到的。

    宫离趴在地上,晕了过去,刘允如细细看了他们一眼,一个年纪较长的长者走了出来,他制止乐清绫的手。

    他不紧不慢道:“绫儿,休要胡闹。”

    乐清绫到时傲娇嘟着'嘴,不满的暂时放下了弓。

    老者:“这位姑娘,方才侄女无心冒犯还请包涵。”

    刘允如弯腰,拔掉了蓬莱仙草握在手中,她眼神中透着狼一般的狠厉,声音很是冰冷的说道:“打了我的人,自然要付出代价,药材是我的,命你也要还。”

    乐清绫不肯让步,她抬起弯弓,对准了刘允如说道:“叔父,这种人留她不得,哥哥还需要治病,把这个东西给她,哥哥怎么办,不如让我杀了她,拿了药。”

    乐子陌似乎试着跟刘允如讨价还价,她们来到京国自然也是不想惹事情,他语气柔缓的说道:“这位姑娘,此药对我们还有大用处还请你给我们。”

    刘允如呵呵一笑,这么大个无望林,何止这一点儿蓬莱仙草,她将药材拿住,她疾步如同猫一般,迅速靠近乐清绫,腰间的断刃逼上正在四处瞄准的乐正绫,向准她的脖子,意欲一刀划过,旁边的乐子陌出手阻止,刘允如被迫向后退去,若是她的灵力完全恢复,这些家伙,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哼,你们一起上吧!!”她冷哼一声,这样的速度还真是难以见得,乐清绫呆滞的看着她,眼中还残余着丝丝惊恐。

    乐子陌当然气愤,他拔剑,指着刘允如说道:“姑娘,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刘允如准备好接受所有人的攻击,就这个老家伙,不就是个南疆的毒医嘛!有什么好恐惧的,他拿着匕首,似乎不打算就这样逃走了,她动了动红玉魂,这个能让她短时间功力深厚的东西。

    她腾空,刺向乐子陌,他毫不躲闪的迎击,乐清绫撑起弓箭,此时的宫离似乎醒了,他迟疑了一下。

    宫离:若是帮这个丫头就会暴露,算了,看你自己。

    ……

    刘允如着乐正绫还要迎面而来的乐子陌,她转换攻击目标,匕首从手中飞出,如同飞鸟一般,快速的飞向乐清绫。

    匕首刺进了乐清绫的手臂,那把长弓落到了地上,乐子陌从袖子中,飞出十个雪白的小球,它们很是柔软,依附在刘允如的衣裳,慢慢开始膨胀,还很粘稠,刘允如用力扯下来一个,拉出了粘粘的白丝。乐清绫,似乎很是庆幸,捂着流血的手臂看着刘允如,大声喊道:“叔父,快杀了她。”

    这粘粘的东西还是第一次见,白色的小球越来越大,忽然,周围弥漫起了白色的烟雾,不知是谁拽着她,她一个踉跄,被拉着一路狂奔,直到走出了那团烟雾,她才看清楚面前的人,便是宫离,他背上的血窟窿还在,背上也满身是血,他那来的力量跑那么快!?

    宫离长舒了一口气说道:“你怎么那么笨啊,对方那么多人,真以为你能够一人打一百个啊!”

    刘允如丢开他的手,身上的那十个小球,越来越大,她开始撕扯这些奇怪又恶心的东西,宫离脱下衣服,丢尽了河里,浸湿了衣衫以后,迅速跑过来,盖在那些白色的小球上,那些小球开始掉落在地上。

    刘允如拿起一个,仔细查看。

    “这是个什么!?”她疑问,在京国她可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方才那群人显然是从南疆所来,可是南疆的千百中有名的毒药她也见过一二,这个还确实未曾见。

    宫离摸摸后背的伤口说道:“你个傻媳妇儿,方才那群人,领头的那个老头,是著名的造毒圣手,身边哪个女的,是他侄女,南疆公主,至于这个白色小球,出自一种毒棉,依附性很强,但惧水。”

    刘允如有些疑问,这人绝对不是一般人,至少他知道的太多,却装成了一个乞丐,还有他的伤,方才又为何装晕。

    “你的伤没事!?”刘允如起身,准备离开无望林。

    宫离挠挠头说道:“刚才,肯定是因为怕吗?就算和你我之力,也不一定打得过哪个老家伙。”

    刘允如思考了片刻,道理确实是这样,她起身,把湿漉漉的衣服丢给了宫离,整个无望林只有一个出口,若是误入了其他地方,不是死便是残。

    ……

    乐清绫包扎好手臂,将自己的长弓放在身后,她面色有些焦急,也有些抱怨。

    “皇叔刚才为何要放过那个家伙,你杀了她直接取了蓬莱仙草,哥哥不就有救了!”乐清绫道。

    刚才那阵白雾,即使他炼制毒药多年,第一次被这种药熏的睁不开眼睛,他喝了一口酒,镇定了一下吩咐道:“一冥,你带数十个人去无望林的出口,守着。”

    “是。”一个白衣弟子,遵从他的命令。

    整个无望林就一个出口,她一定会去哪儿的。

    “皇叔,要是十四个时辰没有蓬莱仙草,哥哥的命可怎么办,这都第三个小时了。”乐清绫有些慌张,她哥哥的姓名,可就全部寄托在蓬莱仙草之上。

    “这林子一定还有蓬莱仙草,我们再找找看看。”乐子陌道。

    ……

    晚风已经悄然吹起,夜幕已经降临,太子府内,他坐在窗前。

    魏瑜走了进来,他抱着一只黑猫,很是喜欢逗这只小猫玩,他坐了下来,笑起来时,眼睛像弯弯的明月,很是好看,他道:“太子殿下,不打算怜香惜玉,据我了解,除了太子妃进入了无望林,还有一个男子陪同,就连南疆的皇室也在森林里,你不好奇她们都在找什么吗?”

    成楚云也很是想知道,他走过来,摸了摸那只黑猫的头看了魏瑜一眼。

    “你给我备马,如何!?”成楚云有些宠溺的看着黑猫的眼睛,如同黑夜一般的瞳孔,盯着那只黑猫。

    魏瑜撇撇嘴,怀抱着黑猫走了出去,黑猫在他怀中摇着尾巴,魏瑜给了他一个笑容说道:“我不去,不是我媳妇儿,你自己去无望林找,万一成了别人的媳妇儿可不是我的事儿了。”

    他还得自己去牵马,他扬鞭赶往无望林,他倒是想去看看,自己的太子妃,究竟如何了。

    ……

    刘允如看着暮色的降临,看来今天晚上必须将这蓬莱仙草炼化,不然到了明日就是没有用的草罢了,她坐在火堆旁边,火里噼里啪啦的声音,可能是烧到了什么,火星子往外冒着。

    宫离手里拿着长笛,仔细把弄着,他裸着上身,长长的墨发,衬得他皮肤雪白,如同白雪一般,总给人一种吹弹可破的感觉。

    他吹了起来,第一次有了一点儿正经样,刘允如有些好奇,便看着他,他吹笛的样子还真好看,曲子很动听,也不是京国任何一个乐师所能够够弹奏的,宫离的眼睛注意着四周,直到在树后面看到一双如同翡翠一般碧绿的眼睛他停下了笛声,并没有打算告诉刘允如,她身后的怪物,而是递过去一般匕首,笑意浓浓的说道:“这把短刃我就送给你了。”

    刘允如倒也没推脱,拿着短刃就当是自己的,反正今日还丢了一把,留着终归是好的,她没道谢,只是看着短刃极其锋利,很是好用。

    “这刀不错。”她道。

    魏瑜看着她身后跃跃欲试的狼群,将半截干柴丢进了火中央,火发出的光芒照亮了他的胸膛。

    火离?意识到了危险,红玉魂亮了起来,发出极其耀眼的光芒,红色的光,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向四处打量,宫离也看到了红玉魂的光,这个东西打乱了自己的计划。为了不让刘允如提起疑心,他再次提醒刘允如。

    他面色慌张,看着刘允如说道:“媳妇儿,小心身后。”

    她向身后望去,一匹狼正在对自己跃跃欲试,她倒是不担心那狼,她安然坐了下来,将衣服递给了宫离,她嫣然一笑说道:“坐等吃肉。”

    黑夜里那只狼的眼睛格外的凶狠,它时时刻刻准备着扑上来,咬断她的胳膊,但她并不在意,那只狼打量了许久,没多久,它扑上来了,它将刘允如摁在在地上,长长的獠牙,已经做好了咬死她的准备。

    她猛地一脚踹在狼的肚子上麻利又流畅的一刀刺进它的心脏深处,血溅到了她的脸上。

    她抹干净脸上的血迹,拿着短刃,剖开狼的肚子,这个可不是普通的狼,在无望林中长期食用其他有灵气的动物,自己也就带了一些修为,可惜,眼前这匹太瘦,一看就是没吃过什么东西的狼,她剖开狼,割下了几块肉,手还是血淋淋,鲜红的血从她指尖滴落在黎黑的地面上,她把肉扔在宫离旁边,她道:“洗干净烤了!”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亚洲色图库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