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星野亚希

    剧情介绍

    南宫?N持剑的手微微一颤,他垂着头看不清脸上表情。片刻,他微笑着抬眼,一派从容的将剑收起插入剑鞘,冷静地仿佛无事发生地问道:“殿下今日怎有空到这儿来了?”

    墨文致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杏眸中往日里微漾的水波凝结成三尺寒冰,失望与讽刺的情绪不加丝毫掩饰的从眸中溢出。

    她目光扫过南宫?N身后没来得及藏起来的两个崤月男子、那二人脸上的错愕,然后不带丝毫感情的道:“本宫若是不来,岂不是错过了南宫皇子这一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好戏了。”

    墨文致转而面向那二人,冷喝道“还杵在那里干嘛?本宫与你们的主子有话要说,都退下去。”

    二人不知所措的看向南宫?N。

    “下去吧。”南宫?N微叹了一口气。

    二人朝南宫?N微微屈身,然后从后门离去。

    待那二人离开了,南宫?N回过头,浅笑的看着墨文致:“殿下请讲。”

    墨文致直直的看着他的眼:“你可知作为质子私下与母国联系是何罪?”

    不等南宫?N回答,她便自顾自的讲了:“按律,当斩。”

    南宫?N抿唇,眸中温和的笑意不减:“所以殿下要斩了在下吗?”

    墨文致冷笑:“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会。”南宫?N坦然的看着她。“殿下仁慈,想来不会忍心。”他轻轻的说完这句话,然后安静的看着墨文致骤然白了下去的脸色。

    “南宫?N。”墨文致咬着牙,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你既然知道···你明明知道···”说着说着,眼眶便微微红了,血丝爬上眼球,狰狞而又悲哀:“你还利用我······我原是那样的喜欢着你。”

    那日她发现齐绾和南宫?N相谈甚欢而南宫?N却对自己不冷不热时,便也同时发现了自己的嫉妒与难过。十几年来,这样的情绪虽从未出现过,但她却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对南宫?N并非什么朋友之情,而是恋慕。

    或许在初见那时的一眼惊艳,便已经注定陷落。

    她深吸一口气,拂袖欲离去,衣袖上却传来一股阻力阻止她离开。

    南宫?N在短暂的怔愣后很快反应过来,条件反射的伸手拉住了她。

    墨文致顺着衣袖看去,只见一只白皙的手紧紧攥着她的袖子,修长的指节泛出用力的青白色。她闭了闭眼,没说话,然后伸手用力的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袖子上的手。

    不一会,所有的手指都要被掰开了,南宫?N突然松了手,然后迅速的握住了墨文致的手腕。低哑着声音道:“别走。”他有预感,若此次不挽留住她,今后便再无机会。

    墨文致这次没有再去挣扎,语气沉沉:“你还想说什么?或是说,你还想利用我什么?”

    南宫?N沉默片刻,然后用力往后一扯,将墨文致拉进殿内,拉扯到身前,呈出一副怀抱的姿态。他俯首,在她耳畔轻声道:“那日所言并非真心,奉德宫耳目众多,那日实属无奈。”

    他温热的呼吸洒在墨文致裸露的脖颈上,酥麻一片。墨文致僵硬着身子,耳朵悄然红了红,却还硬着声音继续问道:“那你今日与崤月人密谈却是不争的事实,你又如何解释?”

    南宫?N轻笑:“自我来玳澧作质子后,兄长们无一不想借此一举将我留在玳澧,多番动作,幸有方才二人与我告知,我才能活到现在。与其密谈只是自保,万没有窥探玳澧之想,殿下大可放心。”

    墨文致窝在他怀中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身体却先软了软。毕竟还是那个天真单纯的少女,即使表面上表现得再怎么坚硬刚强,面对心上人的服软,还是半点办法也无。

    她吸吸鼻子,带了些鼻音:“你没骗我?”

    南宫?N无奈浅笑:“方才所言,悉出于真心。”

    墨文致这才完全放松下来,她微微倚靠在南宫?N的身上,眉目温柔安宁。

    奉德宫外

    墨文致与南宫?N互相倾吐心意,完全没注意到天色已晚。待她离开奉德宫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也就没注意到站在一旁眼神沉郁的墨文雅。

    她轻快的朝自己的寝宫走去,未走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不轻不重的一声轻咳,身子骤然僵硬,良久,她转过身,不自然的堆出一副假笑,亲亲热热的走到墨文雅身边挽住她的手臂:“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呀?”

    墨文雅冷眼看着她:“今日五位阁老进宫宣读父皇遗诏,结果遍寻你不得。我只不过想来碰个巧,却没曾想你居然真的在这。文致,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墨文致尴尬的扭过头:“我也就是路过,路过。”她讪笑着,不着痕迹的往一边挪了挪。

    姐姐一生起气来,还真是寒气逼人······

    “哦?路过?姐姐倒是很好奇,这奉德宫里究竟有什么,能让你路过整整一个下午?不妨,文致你来告诉姐姐?”墨文雅脸上没有半分恼怒,眼里却深幽如潭,望不到头。

    墨文致心知自己这次难逃责骂,干脆一横心,直言道:“我喜欢他。”语气坚定。

    “你再说一遍。”墨文雅冷冷的拂开她的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我···我喜欢南宫?N······”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微不可闻。墨文致垂下头,有些不知所措。

    她知道这样说姐姐一定会生气,也知道在这样国丧的当口还顾念这般儿女情长是不合适的。但是她还是不想隐瞒着墨文雅。她们自出生以来就没有任何秘密,她希望今后亦然。

    “够了!”墨文雅突兀的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漆黑的眸中少见的跃动着愤怒的火苗。“墨文致,我对你太失望了。你这样做,对得起父皇,对得起你皇女的身份吗?”

    她带着怒气转身离去:“明日辰时,来御书房。还有,这件事,你自己好好想想!”连她自己也没想清楚,这份怒气中,除了对于墨文致屡教不改一意孤行的失望,还有几分涌动在胸腔的酸涩微苦源自哪里。

    墨文致站在原地站了很久,姐姐离去前的眼神似一柄尖锐的利剑,直直的戳破了心中的微妙欢喜。她隐隐意识到,今后有些事,再难回到从前。

    这个不太妙的意识一直持续到次日辰时,终于成了真。

    “先帝昭曰:二皇女墨文致才德出众、仁德温良,是以授之以帝位,望其不负所托,励精图治;大皇女墨文雅授以亲王位,封号‘雅’,望其辅佐新帝,振兴玳澧。”一位阁老将五份遗诏平铺在桌案上,拼成一份完整诏书,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念出来。

    墨文致听得心中一窒,条件反射的看向跪在自己身边的墨文雅。只见墨文雅愕然抬头,满脸不可置信,却生生压回心里,勉强挤出一抹笑来:“臣,接旨。”

    墨文致艰难的收回目光,心中微凉,却也恭敬的抬手接过诏书:“臣,接旨。”

    嘉裕年末,先皇驾崩,二子墨文致继位,改年号贞武。贞武二年,崤月遣使迎皇子南宫?N回宫,并立下三年和平誓约,与玳澧互不侵犯,于国内,韬光养晦,养兵训练。此数年间,雅亲王辅政,姐妹二人共同治国,玳澧国力渐渐强盛,传为一时佳话。贞武五年,和平誓约时过,崤月皇欲报昔年战败之仇,举兵压境,大巫亲自领兵,屡战屡胜,直逼凤阳关,一路流血漂橹,民不聊生。数日后,玳澧皇挂帅亲征,领兵,军临凤阳,力挽颓势。

    ******

    墨疏彤合上卷宗。方才她从晟文宫离去后,便急匆匆的找御史官要来了昔日的记载。从卷宗上看来,母皇与雅亲王以前关系甚好,也不知道后来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局面。而卷宗中出现的那个崤月的皇子南宫?N,想来便是自己的生父了,只是他贞武二年时便已回国,又为何会与母皇在贞武七年生下她呢?

    其间有些事情,想来并不记录在卷宗内。当年的真相,除了父亲、母皇,可能只有雅亲王知道吧。

    她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陛下,华大人求见。”御书房外传来侍女的通报声。

    “让他进来吧。”墨疏彤放下手中的卷宗。无论如何,现在最紧要的事情还是要先解决了城中的巫蛊事件才是。

    华央很快便进到室内,身后还跟了一个年轻男子,墨绿长袍,清俊眉目。

    “三师兄?”墨疏彤有些惊喜的唤道。

    巫桦浅笑:“小师妹,好久不见,没想到再见时你都成了皇上呢。”他促狭的笑了笑:“怎么样,当皇帝感觉如何呀?”

    墨疏彤无奈的摊手:“三师兄你就别打趣我了。我现在真是愁的不行了。”她苦涩的笑了笑:“自从我回来皇宫以后,事情是从来没停过,也不知道我是从哪得罪了这么多人?”

    巫桦正了正神色:“华央已经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了,但是我还是得亲眼看看才能给你一个准确答案。”

    墨疏彤舒展了眉眼:“这好说,到时叫华央带着你去看看就行。”

    “嗯。”巫桦点点头,但有些不放心的接着道:“不过小师妹,你要做个心理准备。像这样弄出来几十条人命的案子,倘若真是巫蛊,那影响会比你想象中更为严重。”

    墨疏彤拧眉,沉默下来。

    窗外树影斑驳,日光下射,呈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形。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星野亚希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