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67914网站在线

    剧情介绍

    我张嘴,想要出声叫住那个僧人问个明白。只是话未出口,只觉得眼泪滚滚的落下,再张嘴,却无法吐出半分的声音。我眨了眨眼睛,视线变得模糊不清,看着那僧侣的背影消失在转角,身体便开始发抖。这也许只是我多虑的吧,也许说的是其他人。

    和尚他还有任务在身,他还没有把姐姐压到雷峰塔,还没有水漫金山的故事发生。怎么会就这样出问题呢。一定是我多虑了。一定是的。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力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向和尚的禅房跑去。

    雨打透了我的衣服,水坑被踏的渐开。就这样踉踉跄跄的跑着。心里忐忑的不安感越来越重。撑伞的僧侣都向着我去的方向跑着。同一个方向……不会的,一定不会是这样。

    我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在了雨里。感觉不到半分的痛意,只是冷,很冷,冷到骨头里的恐惧与害怕,从来没有这般的寒冷过。这短短的距离,我仿佛用尽力气跑尽了一生一样的漫长。

    只是……

    为何……

    为何僧侣撑伞站在和尚的禅房门前?

    我只觉得心仿佛破掉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嗖嗖的透过冷风,冷的四肢都开始麻木。

    有人在禅房里提着药箱走了出来,对着方丈无奈的摇了摇头,“阿弥陀佛,贵寺可以准备料理后事了,老夫……尽力了,唉……”他叹了口气,撑伞渐渐远去了……

    我攥紧了拳头,死死地咬着牙不让自己呜咽出声。这一切是不是一场噩梦,是不是我醒了,和尚仍在诵经,灯光依然很温暖,他会不会温柔的在对我说,“小青,我和你一同便是……”我闭上眼睛,就这么闭着,站在雨中,任由雨水凌虐。

    是梦对吧,这是梦对吧。我慢慢的睁开眼睛。

    你……知道最后一丝希望被恶生生泯灭的痛苦吗?

    你……知道在无尽的黑暗中,最后一丝光明逐渐消散的煎熬吗?

    雨水就这样无情的告诉了我事实的真相。这不是梦啊……我软了身体,跪倒在地,仿佛灵魂深处与和尚的一切在一丝丝的抽离,斩断。眼泪流了下来,与雨水难以辨认,只是好苦,苦的我没有半分力气,半分勇气走近去看看。

    法海,他念了半辈子的佛,信了半辈子的佛。结果难道就是这么个悲凉的下场?我抬头望着天空。原来,这就是所有人所说的狗屁命数。

    有谁在我头上撑起了一把伞,挡了风雨和视线。我望过去,是方丈大师,“阿弥陀佛,女施主节哀顺变。因果循环,无论是命理亦或是其他,都是冤有头债有主,还望施主看开一些。”

    “我去看看他。”我哑了嗓子,吐出几个字,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个犹如地狱一般的事实。

    “阿弥陀佛。”方丈在身后深深的叹息,“大家都先回去吧。”

    我关上房门。看了一眼桌上的蜡烛,仍旧和刚才没有什么区别。而床上盘坐的身影,和刚刚出门前仿佛依旧没有什么分别。只是他不会再睁开眼睛叫我一声小青。

    “你,为何不睁眼看看我呢。”我走近和尚,一声哀念。看着他安静的盘坐在这里,我不敢去喘息,生怕心脏每一次跳动,都犹如碎掉一般的疼,疼的钻心。

    “你不是答应好我一起归隐山林的吗?”我抚摸着他的脸,眼泪掉落在地面上,“你才刚刚跟我说过的,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呢。和尚你不知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吗……才……才一天……”我捂住嘴,无助的哽咽,低下头,“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和尚,我是真的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就是这样……我还没有跟你说过,我……我还没有跟你说过的。你不觉得就这样子丢下我过分吗……”

    他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再也不会回我一句话,只有我的世界在一点一点的崩塌,悲伤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叩叩……“女施主,老衲进来了。”门吱呀一声的开了。

    “阿弥陀佛。女施主已经三日未进柴米,再这样下去只怕也是吃不消了。”我动了动眼珠注视着方丈。

    “这个……”他停顿了下,有点局促,“虽然法海他去的突然,只是想必不愿意看到女施主这般的。而且也已经过了三天……这事情也该料理一下了。还请施主节哀顺变。阿弥陀佛。”

    “方丈。他不会死的。”我动了动身体,“他不会这样轻易的死的,一定还有其他办法。”我攥住和尚僵硬的手。

    “这……”方丈见了我的动作,也是叹息了一声,“老衲知道女施主一时无法接受,只是人死不可复生,只怕是再没有其他办法了……”

    “你不懂。他还有职责在身。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才会这样!一定还有挽回的余地!”

    “阿弥陀佛。老衲也觉得难过。老衲清楚姑娘异于常人,若是姑娘有办法,这里只能再给姑娘三天时间,三天以后正午,就不能再拖了。”方丈对我的态度很是无奈。我也从来没想过,方丈竟然会知道我不是人类。

    “好,我答应你,三天以后正午之前我会赶回来。在这之间,不要让任何人靠近禅房。”我站起身来,理了理身上的衣服。

    这几日昏昏沉沉的在和尚身边哭了很久。虽然不明白究竟为何会导致这种结果,不过当时看观音大士对法海还是有重任在身的,而姐姐也尚未报恩完成,如此轻易便结束,想必中间一定有其他的原因。如果想弄清楚,想必需要去一趟南海。

    我始终不是很放心寺里,临走之前还是将和尚身边布下了结界,这才消失在原地。

    出了金山寺,便急速赶往南海。正当我飞过杭州城准备加速的时候。从地面上窜出一道白影,对着我就冲了上来。我现在哪里有心思去管来者,上手便是一掌震了过去,“别挡路!”那白影倒飞而出后,在空中高喊,“青蛇精,你想赖账!”

    闻声是一个年岁不大的孩子,我停下了动作,转过身来,只见头顶上毛茸茸耳朵的一个小孩正在不满的瞪着我。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半妖小狐狸白笛。

    “是你!”我惊讶道,“不是让你看着我姐姐的情况吗?你怎么会跑过来找我?”我疑惑的问道。“对了我现在可没时间,有事情等我回来再说吧。”说完我便要离开。

    “诶,等等。”白笛在身后叫我,“许仙死了!”

    我慢下身影,折了回来,“你刚刚说什么?”

    白笛给了我一记白眼,“我说,许仙死了。前几日端午节,他让白蛇喝了雄黄酒,不知为何,这雄黄酒让白色显出了原型。许仙进门看到,就生生的吓死了。”白笛说道,“你这几天也是, 发了纸鹤一个回信都没有,我担心你赖债,这才过来看看。”

    听了他的话,我皱眉。算算时间,现在的确是应该许仙被姐姐吓死,但是按照常理来说,现在应该已经救活了啊。“已经几天时间,姐姐难道还没从地府救回许仙的魂魄吗?”

    听见我这么说,白笛一脸的惊讶,“咦,你是怎么知道白蛇去了地府的。白蛇的确是前几日就去了地府救人,并且留下了续魂灯为许仙保住肉身。但是现在已经几日,还不见回来。续魂灯不出十个时辰怕是就要灭了,到时候就算是救回来了,恐怕也是回天乏术。”白笛摊了摊手,“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来找你。”

    “这倒是怪事了。”我想了想。已经几日还不见姐姐回来,难不成是在地府出了什么事情?说起来和尚这件事也着实蹊跷了一些,这中间是不是有关系呢。如果有关系,恐怕现在不去南海,先去地府才能弄清楚原因。不如便先到地府找到和尚的魂魄。如果一切真的是天命,那白笛的出现有可能是老天故意安排的。

    “好,我现在就去地府看一下情况。你就先到许仙那边继续看着,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就传讯给我。”我点了点头,对白笛说完,便取出了镇妖塔。

    上一次用它还是在人参爷爷洞中。它在空中旋转了几圈,我甚至可以体会到它的不满,似乎对现在才放它出来很是不高兴。白笛盯着着塔畏惧的向后退了几步,便匆匆离开了。见他离开。我便心念一动,钻进了塔里。

    等再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奈何桥头。这里一如既往的阴暗,血黄色的河水似乎更加湍急的流淌着。我穿过来来往往的白色鬼魂,目光落在坐在桥头,递碗的孟婆面前,走了过去。

    “好久不见。”我尴尬的打招呼。

    孟婆慢慢的抬起头来,浑浊的老眼看了看我,皱眉说道,“原来是你。你又来这地府做什么?”

    “我是来寻人的。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白衣和尚和一个极美的白衣女子呢?”

    “没有。”孟婆想都没想就答道,“老婆子只负责发放孟婆汤,其余的一概不知。”她低下头,继续手里盛汤的动作,无论我怎么问,都不再理我。

    无奈之下,我只好四下看了看,希望能找到上次的黑无常,只是这次运气似乎并不是很好。

    “那您知道黑无常在什么地方吗?”我只好再次问孟婆。这次却没有碰钉子。只见她抬手指了指忘川水的对面,伸手递给我一碗孟婆汤,“喝吧,喝了它,你才能过桥。”

    浑浊的汤水里倒映着我的影子,我摇了摇头。这孟婆汤可不是我能喝的,但这奈何桥,就算是不喝汤我也一定要过。

    我一口气自己直接冲上了桥,速度快的将身边的鬼魂受惊,四处乱窜,原本整齐的队伍,此时一阵的混乱。我本已经做好了受到攻击的准备,哪成想直到我到了对岸,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桥头站着的牛头马面仿佛没看见我一般的没有任何动作。我回过头去,望向河那边的孟婆,她低着头,慢慢转过身,回给我一个笑脸,干瘪的嘴半张着依稀能看到口型,姑娘,祝你好运。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67914网站在线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