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俄罗斯videosdegexotv

    剧情介绍

    秦磊突然仰天长啸“皇上,臣有罪!臣对不起皇上啊!”

    唐大人看了他许久,沉声吩咐“把他押下去,关入……督察衙门大牢,听候发落。”

    秦磊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只要去的不是西庭,那就还有机会。

    这边闹出这么大动静,里边的人自然都听到了风声。

    当秦磊被当众押走的时候,秦夫人和秦沁儿也在路边等着。

    “老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父亲!”

    秦磊抿唇轻笑“你们多保重身体,没事就去国公府坐坐,想着妹妹也会帮我照顾你们的,

    还有宁雪那丫头,若不是她我也不会迷途知返,她对京城不熟悉,你们就多帮衬着。”

    秦磊朝姜宁雪感激轻笑,随后朝唐大人点头“唐大人,我说完了。”

    “嗯,走吧。”唐大人命人带他下去,什么话也没多说。

    一旁的姜国公注视着这一切,心中突然生气一股无名怒火。

    关于秦磊勾结党羽之事他一直都有参与,迟迟不肯动手是因为证据不足,他也与唐大人说过,打算放长线钓大鱼。

    而今天这种情况,看来是他们暗中部署的计划,且有姜宁雪参与。

    顿时,一种被怀疑的羞耻感涌上心头。

    姜国公愤怒地瞪着姜宁雪,之前唐大人表示过同意他的做法,现在突然改变主意,肯定和那个死丫头有关系。

    在秦磊被带走后,姜宁雪突然吐出一口鲜血,身形止不住的摇晃。

    “怎么样?”陈傲天伸手欲扶,却又顾忌身边的众多视线,紧紧地握住拳头。

    平儿急忙上前揽住宁雪,担忧地喊了一句“小姐。”

    “先进去吧。”陈傲天带着平儿去了最近的一间屋子,先让她躺下休息。

    这屋子看上去像是久不住人,但还算是干净整洁。

    他们走后,园子里顿时议论开来。

    秦磊被查,所有人都人心惶惶,生怕灾祸殃及池鱼。

    唐大人安抚众人紧张的情绪,随后才又跟着大部队离开。

    “大家少安毋躁,一点小插曲罢了,公主在梨园给大家点了几出戏,还请诸位移步梨园。”

    众人连声附和,他们正愁不知道该怎么脱身,于是便三五成群的往梨园走去。

    姜国公陪着永宁侯在院子里散步,身旁还跟着婕妤郡主。

    永宁侯一脸赞赏,“县主虽为女子,但这气魄可是不输男子啊!和当年的镇国公夫人实在是太像了。”

    姜国公听在心里,脸上火辣辣的疼。

    虽是夸奖,但姜国公总觉得是在羞辱自己。

    “侯爷谬赞了,有女当如婕妤郡主这般聪明贤惠,老夫实在是羡慕。”姜国公神色淡淡回应。

    永宁侯轻笑,看向婕妤郡主的眼里满是欣赏,他的女儿确实是优秀,他也愿意听别人夸奖。

    婕妤郡主福了福身子,微笑道“父亲,我想去看看县主,她好像是受伤了。”

    她懂得医术,并且技艺高超,听说是师承皇太后一门。

    “去吧。”永宁侯摆摆手,似乎有些诧异。

    他这个女儿虽然看上去和和气气的,但却是最难相处,平时也从未见她主动接近别人。

    看来这位安佑县主,果然是有本事。

    婕妤郡主带着婢女赶过去的时候,姜宁雪正捂着胸口呕出一口鲜血,颜色是不正常的暗红色。

    “小姐,小姐……”平儿大喊。

    婕妤郡主一下子就变了脸,这分明就是中毒了!

    “快去请大夫!”陈傲天焦急的吩咐平儿。

    婕妤郡主快走两步,蹙眉道“我就是,让我来看看吧。”

    两人正欲起身行礼,却被婕妤郡主抬手拦住。

    她快走过去,抬手搭在姜宁雪手腕上,黛眉微微拢起。

    “还好,没有伤及心肺,休息小半个月方可痊愈,但你可知道自己中毒了?”

    姜宁雪抬眸震惊“中毒?”

    婕妤郡主点头,指着地上的暗红色血块“似乎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若是这人身子孱弱,恐怕只能活到十三岁左右。”

    “是因为我练武,所以才侥幸逃过?”姜宁雪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那时候在庄子里,从小就有婆子要求她跟着师傅学武,每天早上打拳舞剑,难不成她们早就知道这回事?

    婕妤郡主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你基础好所以并无大事,但若是不及时医治,恐怕也活不了二十岁。”

    屋子里顿时陷入沉默,陈傲天拧眉立在一旁。

    他抿唇,沉声开口“敢问婕妤郡主,这毒可还有的治?”

    婕妤郡主叹了口气,侧头吩咐“你们先出去,我这话要单独告诉县主。”

    陈傲天迟疑,接触到姜宁雪的视线后才大步流星的走出去。

    “你这毒是因为你母亲怀你的时候,一直处在极寒的环境当中,再加上饮食用的补药也与安胎的目的截然相反,时间长了就成了湿毒。”

    婕妤郡主一边解释,眸底流转淡淡的狐疑。

    她听人说过,安氏极为受宠,姜国公很是喜欢,那为何又会让心爱的人受此折磨?

    姜宁雪一直沉默,纵使无奈但是又无可奈何。

    婕妤郡主又道“这毒有一种解法,那便是成亲,等成亲之后阴阳调节,余生不再碰凉方可缓解此种症状。”

    姜宁雪微微挑眉,似乎不太敢相信这种露骨的话也能从端庄大方的婕妤郡主嘴里说出来。

    “方才我看陈将军挺关心你的。”婕妤郡主往后一靠,盘着腿没有之前的拘谨。

    “郡主说笑了,陈将军一向如此,并非对我一人这样。”

    姜宁雪淡淡解释,眉间仿佛覆盖了一层寒霜。

    她今年十六岁,再有四年则是她的大限,不过四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够她收拾那一家子了!

    想到这儿,姜宁雪如释重负的勾唇。

    “你好像一点也不害怕。”婕妤郡主一脸若有所思。

    姜宁雪笑“害怕什么?总是会有死的那一天的,只不过是早晚问题。”

    “县主心思通透。”

    婕妤郡主淡淡回了一句,随即起身“你的伤我可以治好,但是这毒除了那法子也没别的办法了。”

    “好,多谢郡主,等我好了再亲自去登门拜谢。”姜宁雪感激一笑。

    经历了上一世,她要更加珍惜对待对她好的人。

    婕妤郡主神色不明,点点头就往外走。

    姜宁雪半靠在床上,若有所思的盯着婕妤郡主的背影。

    她们从未见过面,像婕妤郡主这样真正的贵人,她是触碰不到的。

    而且这婕妤郡主一向冷淡,今日又为何会毛遂自荐替自己诊治?

    她到底是受谁指使?

    姜宁雪细细地想,婕妤郡主身份地位不同旁人,除非是身边至亲,很难有人能使唤的动她。

    而她又记得,安氏待字闺中的时候,就和京城里许多贵女交情甚好,且那永宁侯夫人就是其中的一人。

    难不成是因为永宁侯夫人的吩咐?

    这么一想倒是很有可能,这是她从未见过永宁侯夫人,又怎能得她惦记?

    算了,就当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姜宁雪摇了摇头,把这件事情从脑海当中甩开,拧眉沉思秦磊的事情。

    秦磊被捕绝对会引起风浪,指不定还会揪出更多的人,只是她虽然策划安排了这件事情,却没有权利参与此事。

    不过若是这两世的顺序相同,这秦磊定不会就这样认命!

    之后姜宁雪独自坐了一会儿,长宁公主就带着小世子过来问候。

    “宁雪姐姐。”?恒小世子亲昵的喊了一句。

    这么多天没见,这孩子竟还记得她?

    姜宁雪失笑,揉了揉?恒的脑袋,随即抬头轻笑“麻烦公主跑一趟了。”

    “你这孩子说这话就太见外了。”长宁公主一脸心疼地看着姜宁雪一身狼狈,愧疚的抓着她的手。

    长宁公主叹息,“你这孩子永远是这么倔,以身犯险值得吗?”

    姜宁馨莞尔“怎么不值得?我只不过是挨了一掌,却能换来这么多人睡个好觉,宁雪觉得很值得。”

    “这还要多亏了你,要不你机灵提前把那马氏看管起来,我们也不会挖出那么多消息。”长宁公主忍不住笑意。

    总之姜宁雪做得很好,唐大人都说她有乃父之风。

    姜宁雪轻轻地笑,并没有推脱。

    长宁公主是明白人,看不惯一些虚头巴脑的推辞,与其谦虚谨慎,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惹人喜欢。

    “这一次你立了大功,等事成之后定然会有封赏,是你应该得到的,安心养伤我们会处理好后续。”

    长宁公主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等她吃了药之后才派马车送她回去。

    一路上姜宁雪都在冥思苦想,实在想不通刘伟业和秦磊杀害盐运司库大使的原因是什么。

    秦磊与江南勾结中间的枢纽就是江南巡抚的老部下刘伟业,他立了功名就被皇上任命为江南知府,归鲁州所管。

    要说他们为了以下犯上,企图谋反杀了鲁州也很有可能,就是为何不直接处理江南布政史呢?

    难不成……他们是一伙的?

    陷入沉思的宁雪突然感觉到马车剧烈的颠簸一下,胸口猛地又疼了。

    平儿扶着她,疑惑地看向车外。

    瑞珠撩开帘子问“发生什么事了?不知道三小姐病了吗?”

    车夫讪讪的弯腰告罪“三小姐,有个人跪在马车前头,说是……说是您的老朋友。”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俄罗斯videosdegexotv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