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东亚片 道天录

    道天录

    8.7分 99次评分

    分类:恐怖片 大陆 2021

    主演:苇青,刘丕中,秦焰,吕鹏 

    导演:谭松韵 

    状态:完结

    更新:2021-10-23 21:41:45

    剧情介绍

    安凌天是安正远的大儿子,他比姜宁雪还大五岁,因而十分疼惜他这个小妹妹。

      

      出了这事安凌天接受不了,刚回来的那天就打算去国公府找姜国公问个清楚。

      

      他的姑姑嫁进国公府,年纪轻轻就难产死了,他的妹妹生养在国公府,现如今尸骨无存。

      

      若是说这其中没有猫腻,谁会相信?

      

      安凌天和他父亲祖父的性格一样暴躁,最后还是老将军劝住了他。

      

      老将军眼眶泛红,眸底压抑的全是恨意,沉声道“你别插手!这件事我们谁都不能插手!就让你祖母去解决吧!她早已经安排好了。”

      

      安凌天一听就点头答应了,他向来崇拜自己祖母。

      

      祖母和母亲不一样,但凡出手就绝对不会手软。

      

      这两日老夫人的身体在逐渐好转,那些药苦涩难以咽下去,但老夫人每日都在忍受。

      

      只有养好身子,她才能去给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报仇!

      

      这时候,周向福和胡姑也被接到大将军府住。

      

      老将军给胡姑找了大夫每日治疗,婕妤郡主也时不时的过来给老夫人和胡姑针灸。

      

      渐渐的,胡姑的神智清醒不少,虽然发音不清楚,但也能说出简单的字眼。

      

      她用了两天的时间才把当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老夫人。

      

      而周向福更是忌惮安老夫人,所以毫不保留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吐出来,老夫人综合在一起,竟发现了不得了的大事。

      

      这天,姜老夫人一切都收拾妥当。

      

      那日她说的卖的银子已经全部带上,打算明日就出发回江南。

      

      可就在这天下午,却有官府的人找上门来,非说姜老夫人涉嫌诈骗商户。

      

      原因就是因为之前老夫人卖出去的铺子庄子,上边是姜老夫人签的字,可这契约却是白契。

      

      严格的来说,即便是他们已经花了银子,这铺子依然归安家所有。

      

      商户自然不肯吃亏,遂把姜老夫人告到衙门去。

      

      官府本想着私底下跑一趟算了,谁知被骗的商户竟然有三十个以上。

      

      无奈官府只能找过来,先去询问了安家的意思,被对方否认之后,他们又去找了姜老夫人。

      

      几位官兵说明来意之后,老夫人和裴氏瞬间就变了脸。

      

      裴氏双手叉腰大喊“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安氏嫁进国公府,即便是死了留下来的东西也是姜家的,我们卖了有什么不对?”

      

      领头的官兵轻笑,解释道“事情不是这么算的,因为这还是白契,所以不能归国公府所有。”

      

      “因着被骗人太多,衙门已经决定着重处理此事,有几件事情需要提醒老夫人,事情没查清楚之前,除了国公府您是哪也不能去的!”

      

      老夫人沉着脸道“这只是误会,老身是暂代老身的孙女处理这些商铺的,一会儿老身便把卖的银子送回去,这事便可以了了。”

      

      官兵有些为难,“老夫人别为难小人了,这件事一日解决不了,您就一日不能离开,所以……”

      

      “你当老身是犯人吗?”老夫人不悦道。

      

      因着姜国公的面子,所以官兵没有立刻要个解释,拱手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请老夫人先和安家商量好了,明日我们再来。”

      

      老夫人没有说话,官兵们对视一眼很快出了门。

      

      裴氏快走几步关上房门,压低声音道“母亲,我们该怎么办?到手的银子总不可能要吐出去吧?”

      

      老夫人皱眉沉思,语气不耐道“昨日才把所有铺子卖了,怎么今日就告到衙门去了?”

      

      “母亲是怀疑有人动手脚?”裴氏惊讶道。

      

      老夫人冷声道“事到如今也回不了头了,你去找你大哥过来,老身有话要对他说。”

      

      裴氏眨眨眼睛,半知半解的退出去了。

      

      一会儿姜国公来了,老夫人语重心长道“老身听说你岳父岳母回来了?老身实在是身子不好,不然定是要过去拜访的。”

      

      姜国公连忙劝阻“既然母亲身子不好,还是不要轻易出去走动了,岳父岳母那边,儿子会解释清楚的。”

      

      老夫人欣慰的点点头,又道“先前老身不是告诉你安氏的嫁妆已经卖出去了吗?那银子就在库房里,你去拿了送到大将军府去。”

      

      “为何?母亲不是说要留下来给几个孩子做嫁妆?”姜国公狐疑道。

      

      老夫人叹了口气,“毕竟是阿鸢带过来的嫁妆,于情于理都要告诉安家一声,这余下的庄子铺子你酌情考虑吧!”

      

      姜国公是真的觉得老夫人的心性不同往日,这时候也觉得她安排的合情合理。

      

      但老夫人替他管家这么多年,临走的时候却一分银子也不想着带走,说不感动是假的。

      

      姜国公低头道“母亲,安家那边从未要过嫁妆,不如母亲带一半回江南,余下来的儿子再给几个孩子分了?”

      

      老夫人不赞同的摇头“不行,还是要还给安家,不然你先过去问问,回来了再考虑?”

      

      姜国公想了想,觉得这法子可行。

      

      “那行,儿子这就去问一趟。”

      

      出了寿梅堂,姜国公直接去了大将军府。

      

      他特意问了一下,今日老将军和老夫人都在,他即便是想躲也躲不掉了。

      

      再说已经到了家门口,哪有调头就走的道理?

      

      姜国公在门口徘徊不定,最终咬咬牙大步踏进大将军府。

      

      只不过他还没走下台阶,就听到一群浩浩荡荡的脚步声朝自己逼近。

      

      姜国公诧异的抬头,只见老夫人带着一群人大步走了过来。

      

      他身后跟着当年伺候安氏的胡姑等人,还有周向福几个熟悉的面孔。

      

      姜国公大吃一惊,直到老夫人走到身边来才缓过神来。

      

      “岳母,您这是……”

      

      安老夫人淡淡瞥了他一眼,“老身有急事要出去一趟,你要不要跟着老身去转转?”

      

      姜国公看了一眼她身后浩浩荡荡的人群,怎么都觉得这架势像是去找人算账的。

      

      他硬着头皮道,“好吧,其实我……”

      

      “回来再说!”

      

      安老夫人冷声打断他,冷着脸精神烁烁的继续往前走。

      

      姜国公纳闷,一头雾水的跟在旁边。

      

      突然一双大手揪住姜国公,他回头一看,正是他气势汹汹的大舅兄。

      

      姜国公一见到安正远就怂了,缩着脖子道“大舅兄。”

      

      安正远冷笑“快跟上去好好看看!今日就让你悔不当初!”

      

      姜国公皱眉,不太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

      

      出了大将军府之后,老夫人先带着安夫人坐在第一辆马车上,后边的那两辆分别坐着几位丫鬟婆子。

      

      姜国公策马跟上,安正远和安凌天一左一右围着他,不让他有逃跑的机会。

      

      打头的马车一直往前走,姜国公越看越不对劲。

      

      怎么感觉这个方向像是……国公府?

      

      看到他脸上的震惊,安正远冷哼一声,拽着他飞身越过墙头,直奔着国公府后院的围墙去了。

      

      姜国公刚落地就被安正远一巴掌按在墙上,耳朵紧紧贴着墙面。

      

      这个位置刚好是寿梅堂的后墙,因这寿梅堂还有一个狭小放置杂物的地方,刚好让他们藏身在此。

      

      安正远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说话,片刻后就听到屋子里断断续续的交谈声。

      

      寿梅堂仿佛是在收拾东西,一片翻箱倒柜的声音不停的响着,最终由裴氏的叹气声结束。

      

      “母亲,咱们今日就走1不会让人怀疑咱们吧?”裴氏担忧问。

      

      老夫人冷声道“谁会怀疑?安家恨不得一家子人都去找小贱人,哪有功夫管我们?”

      

      “说的也对,这事还要多亏了母亲,若不是母亲聪明想出那个法子,咱们也不可能这么顺利。”旁边响起姜良业的恭维声。

      

      裴氏附和道“是啊是啊,母亲帮了我们这么大忙,日后我们定会好好照顾母亲的!”

      

      老夫人像是不相信,嗤笑道“管好你自己就不错了,老身还没老到让人日日守着!对了,那天晚上的几个人都处理好了?”

      

      她由着放不下心来,总感觉那件事早晚会被人捅出去。

      

      裴氏忙道“都处理掉了!那几个人也真是蠢,真以为一万两这么好拿吗?我看小贱人的命连一文钱都不值得!我呸!”

      

      “糊涂!”老夫人突然咒骂道“谁让你说这种话的!她死是她的命数!是她活该!”

      

      “对对对!母亲说的对!”裴氏和姜良业急忙点头附和。

      

      躲在外头的姜国公听的清清楚楚。

      

      虽然他们说的话含糊不清,可有脑子的人都能猜到个大概。

      

      原来那晚不是意外,而是蓄意杀害!

      

      老夫人早已经安排了人要姜宁雪的命!

      

      所以才会对自己连夜送她离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姜国公只感觉到一口血堵在喉咙口,他吐出来也不是,咽下去也不是。

      

      自己敬奉她为生母!

      

      她怎么敢!怎么会如此狠心!

      

      恨意涌上心头,姜国公便什么也顾不得了。

      

      他起身就想冲进寿梅堂质问个清楚,却被安正远制止,带着他悄无声息的转去大门口等着。

      

      他们刚到前头,就听到下人进来禀报“老夫人,二夫人,安老夫人来了!”

      

      “什么?”裴氏惊慌失措的站起来,而姜良业则是忙着把包袱都收拾起来。

    猜你喜欢

    49406

    缀丽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