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绳艺论坛

    剧情介绍

    南宫翎:“可有家人或相熟之人?”

    陈有庆回道:“回王爷,此人是泸州的一个地痞流氓,一无家人,二无友人。”语气颇有几分无奈。这涝灾还未过去,便又生事端,哎!

    若兮从大夫手中拿过银针,将人扶起来,盘膝坐在他身后,“一刻钟。”

    若兮所用这套针法,还是白一天所授,可最大程度的调动人体机能。若兮加以改进,辅以内力,生生让这将死之人整了眼。

    好强的内力!

    “粥,就喝了粥,什么也没吃。”

    “可有去过别处?”

    “没,没有。”

    难道是粥的问题?

    若兮和南宫翎对视一眼,两人心领神会。

    这是有人要对南宫翎出手了!

    “凌将军,这里交给你。”

    “王爷小心。”

    南宫翎负责追查源头,以免更多的百姓受害,若兮则负责解毒。

    此时必须尽快查清楚。此事不仅关乎他一人,更是关乎朝廷。粥是朝廷放的,若真的是粥出了问题,朝廷恐怕会失信于民。

    把发病的人问了一圈,共同点就是粥。

    若兮:“陈太守,把泸州城内所有的大夫都叫过来。绿婉,你们先想办法控制住这些人的病情。”

    不清楚源头,单凭症状要配置解药,耗时太长,泸州的百姓等不起。最快的办法就是先找到源头。

    若兮到时,南宫翎已经将粥棚和相关人员控制住了。

    若兮尝了尝粥,“这粥有问题。”说着,若兮又喝一大口。

    “将军!”

    “凌将军!”

    两声惊呼,一声是莫泽,一声是南宫翎。

    “凌将军这是做什么?”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若兮会以身试毒。

    “要尽快解毒,这是最好的办法。王爷,粥棚不能停,要尽快查出是水的问题还是米的问题,亦或者,是人的问题。”

    “我明白。”凌若兮的举动,深深地震撼了南宫翎,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郑重地点点头。

    “莫泽,你跟着王爷,务必保护好王爷的安全。”

    若兮催化了体内的毒素,去和绿婉商量解毒的事情。南宫翎刚想去存量处看看,侍卫就慌慌张张进来禀报。“王爷,不好了,好多百姓涌过来了。”

    南宫翎第一时间就下令封锁了时间,这么一会儿消息就泄露了出去,要说没有人暗中推波助澜,打死他也不会相信。

    “王爷,要不您先避一避吧。”远远可以看见这些百姓气势汹汹,手中还拿着各式各样的工具,明显是来者不善。也不奇怪陈有庆担心南宫翎的安危。

    “我若避了,岂不更显得心虚?”

    南宫翎拨开如临大敌的守卫,直接将自己暴露在众人面前。

    “各位乡亲们,你们来此,相比是已经听到了什么消息。不错,那些百姓是因为喝了粥才生病。”

    “但是各位冷静一下,我朝爱民如子,断不会做出这等害民之事,此事其中必有蹊跷。恳请大家给我们一点时间查清楚。”

    “哼,我们是吃了你们的粥才中得毒,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

    南宫翎双眸微眯,他和若兮不过是刚刚才确定是中毒,此人怎会知道。

    “没错,我老娘八七十多岁,就因为喝了你一碗粥,现在生死未卜。”

    有人挑头,刚刚平静下来的人群再度沸腾起来。

    “乡亲们,乡亲们。”陈有庆的声音,湮没在鼎沸的人声中,听不见半点回响。

    “各位乡亲。”南宫翎道,“我能理解大家的心情,能理解大家家中有人生病,心中焦急。眼下最要紧的是尽快找出治疗之法。”

    “大家不信我,也应该相信安平将军吧。就在刚刚,安平将军为了尽快找出解毒之法,不惜以身试毒。大家先回去好生照料自己的家人,我们一定会查出真相,找出解毒之法,给大家一个交代。”

    好说歹说,总算将这些人的情绪安抚下来了。

    “莫泽,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让这些人开口。”南宫翎刚刚沉默不语,就是一直在默默观察几个带头的人,悄声吩咐人捉拿。

    “是,王爷。”

    “陈有庆,彻查水源和粮仓内的所有的米,务必找出源头。”

    再说若兮这边,这毒药奇特,绿婉和若兮也摸不着头脑,两人商量了一下,结合泸州当地大夫的意见,拟了一份药方,慢慢试。

    “甘菊再加一钱。”

    “加一味金钱草。”

    “还有金银花。”

    …………

    为了不影响药性,若兮要将之前喝下的药全部吐出来,才能喝下一副。已经不知道喝第几副了,也就是若兮,换个人,恐怕早就不行了。

    “早就听闻将军对自己狠辣,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一口饮下绿婉递过来的药汤,说道:“你是听莫泽说的吧。”继续催化药效。“莫泽父母去世得早,亲情的缺失让他更懂得如何去爱。他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绿婉小脸一红,把碗放得倍儿响,“将军同我说这些干什么?”

    “男婚女嫁本就应当,这有什么可害羞的?看得出来,莫泽对你很上心,你若也有意,回京之后,我便给你俩做主。”

    “等泸州事了再说吧。莫泽说王爷已经带人去查水源了,希望他们能带回来好消息。”

    直到东方既白,南宫翎和莫泽才带着人回来。

    “若兮,你看看这个!”

    情急之下,南宫翎丝毫没有注意到称呼的不寻常。

    若兮神色如常地结果南宫翎递过来的几片绿叶,“这是?”

    “在取水处发现的,想着带回来让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这叶子许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通体碧绿,煞是好看,仔细闻闻,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栖桐?”

    “怎么了?”绿婉这神色,似乎是有所发现。

    不错,她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是栖桐的叶子,将叶子晒干之后焚烧,可以驱虫。”

    “这叶子原本是无毒的,但之前为了预防瘟疫,在泸州的主要水源里投放了大量的药材,与栖桐发生了反应,才导致了中毒。”

    昨夜她们试了一夜的药,基本已经的成形,针对栖桐的药性,绿婉对药方稍加调整,重新熬了一碗药递给若兮。

    “将军。”

    内力的催动下,不一会若兮的额头上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但脸色却是红润了很多。

    绿婉试了试若兮的脉象,惊喜道:“毒解了。”

    太好了!

    若兮看出来南宫翎似有话说,将解毒一事交给绿婉和陈太守,跟在南宫翎身后出来。

    “王爷。”

    “此事,凌将军怎么看?”

    若兮莞尔。从到泸州,若兮就发现,南宫翎仿佛是换了一个人。全然不似在京时的唯唯诺诺,反倒多了几分豪气。

    眼前的南宫翎负手而立,真有几分傲然天地间的感觉。

    “监牢之中的三人已经招供,是有人指使他们。”

    “王爷心中既有答案,又何须问臣。”

    沉默了良久,南宫翎才说道:“多谢将军相助。”

    南宫翎很清楚,他的从天而降,动了很多人的利益,或者说,让很多人感觉到了威胁。可他根本无心权势,所以回宫数月,一直收敛锋芒,处处示弱。可就算这样,也挡不住这些人害他的心思。

    既如此,那便放马过来吧!

    “父王,不好了!”

    成王不满地看着风风火火闯进自己书房的儿子南宫轩铭。这般莽撞,如何能担大事。

    “父王,南宫翎回来了。这会儿恐怕已经进殿了。”

    什么?

    轩铭咽了口唾沫,开口道:“咱们的计划失败了。凌若兮以身试药解毒,暴乱根本就没发生;还有这个南宫翎,一直在隐藏武功,派去刺杀的人被尽数拦下,全部毙命。”

    怎么会这样?翎王一直待在京中,他们不好下手,本以为这次泸州之行,可以趁机除掉他,就算不能除掉他,引发一场灾民暴动,也足以让皇上对他失去信心。

    他审慎谋划,却没想到竟然被南宫翎轻易化解。

    那就看看,这场逐鹿之战,究竟谁更胜一筹吧。

    看着下面人报上来的泸州事宜,就连南宫成也不得不赞叹一声,好智慧!哼,这小子装傻充愣,本以为是个废物,却不想是小看他的。

    “哈哈哈哈哈哈,翎儿好样的。”早在南宫翎回来之前,陈太守的奏表就已经送到了南宫宸手中,这个皇侄,当真没有让他失望。

    不仅解决了江南诸州眼下的困境,还造福后世万民,好啊,好!

    ————————————————分割线——————————————————

    若兮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怎么,莫泽又跑出去了?”

    “嗯,要取人家姑娘,不准备彩礼怎么行。”若兮翻了个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绿婉没有亲人在世,又是你落雪阁的人,你不去准备嫁妆还在这儿坐着。”

    本就是郎有情妾有意,所以一回京,若兮就将两人的婚事提上了日程。

    因为知道失去的痛苦,所以不希望同样的悲剧重演。

    “早就备下了。”

    “你手握重兵,身份本就敏感,这个大张旗鼓地为莫泽操办,不怕有人说闲话?”

    若兮白了水华一眼,“莫泽在军中任职,本就是璃国将领,我作为上级操办下属婚事,有什么好说的。”

    “再者,我就是要众人知道我对莫泽的重视。”

    洛水华了然地点点头,“你是已经给莫泽安排好后路了吧?”虽然是问句,但是看若兮的反应,水华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绳艺论坛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