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悬疑片 战场女武神凯尔

    战场女武神凯尔

    5.9分 98次评分

    分类:科幻片 大陆 2021

    主演:雷佳音,郭晓冬,陈都灵,聂远 

    导演:赵崔玮 

    状态:完结

    更新:2021-10-14 22:48:35

    剧情介绍

    官家前来要人,这种事非同寻常 所以贾管家将府上的仆人一个一个做出调查,不出半刻就将今日出过门的下人都查了出来。

    现在丫环站一排,小厮站一排的由着苏沐卿在这群人里边抓人。贾老爷抬抬手,做着请的姿势,示意他们可以挨个看了。

    而苏沐卿却还是坐在原来的地方不动,他轻摇着扇子,给自己扇风,如今到了这个天气,已是转凉的时候了,可是他这手中的扇子却像是长在他手上一样的,除了平时上公堂不带,基本全天后都是手不离扇。

    他合起折扇,用扇并依次指着人群中的四个人,管家也是十分有眼力见的将他们逐个拎了出来,随后只听苏沐卿一句将其余人都遣散走了。

    “打你们的可是这些人,”苏沐卿撇过头对那两名衙役问道。

    这两名衙役最先是面面相觑,正仔细的看着苏沐卿那只拿着扇子的手,做出来的小动作。

    其实他们并没有和贾家的仆人有什么冲突,一切都是苏沐卿安排的,至于他们为何说现在对他的话言听计从,起原因还是家中妻儿传来话,说这位县令大人给他们家送了好多礼,还是他家夫人亲自送的。

    由此他们得了好处,这自然也好说话,能办事许多了。

    “回禀大人,就是他们打的,”一名衙役不经意间看着苏沐卿微微翘起的一根手指,才说道。

    被拎出来的这些人大多都是脸上带着几道红印子的,从伤势来看只能说像是被蚊虫叮咬过后的留下的疤痕一般,不值得关注。

    可是细细看着伤口,那伤口长得是长条形,想被人用指甲挠出来的一样。由此他们所受的伤,倒不像是和那两名衙役打的,倒像是被女人打的。

    “他们打人?大人这不可能吧,这些都是我辛苦调教出来,送到我儿院子里伺候的,一直本分得很啊,”贾老爷惊呆道。

    “哦?”苏沐卿斜眼打量起这位富商来旁敲侧击道:“那意思就是说,这四位今早上被我手下发现可疑,还是令公子给的话?”

    “苏大人,我儿子虽说是纨绔了些,但断然不会叫人做什么缺德事。”贾老爷确信道,接着又转头对管家道:“去,把少爷请过来。”

    苏沐卿轻摇着扇子,咱们县接济的粮仓中少了两袋大米,我们在那附近严查得紧,但是也有人见过有四个身材健硕的壮汉,行动可疑在再次出现过。”

    他又对贾老爷拱了拱手道:“我们最近也是需要警惕的,所以才会怀疑上令公子家的几位下人,实在抱歉,只不过令公子让他们做的事虽说过后令公子会如实告诉,但本官还是十分怀疑,那两袋粮食的究竟去了何处,不如先从您这儿开始检查如何。”

    贾老爷听着苏沐卿这一大长串,即是道歉,有时盗粮仓的话,总算是在最后一句听出重点来了:“大人的意思是,要搜我家。”

    “每家每户都必须要搜,这可是朝廷发下的应急粮,盗了可是重罪,我们也是想证明贾老板的清白,”苏沐卿继续恭敬道,他已经讲话扯到这份上了,就是要进他家搜查出那麻布口袋中的人来。

    “行,”贾老爷捋须道:“我们虽为商贾,但家世清白,希望大人在搜查时能仔仔细细咯没问题之后还请告知县里。”

    他是商人除了看重利益之外,还必须看中名声二字,所以官家要查他就大大方方的让他查。

    可正当贾老爷同意搜查贾家时,那四名家丁却不乐意了,他们交头接耳了一阵正打算想个办法去给少爷通风报信呢。

    可是还没当他们想出计策,那贾大少爷贾珍就来了。

    “爹,您找我什么事啊?”贾大少爷捂着右半边脸问道,他来到客堂时朝他爹撇了一眼,随后又看向衣冠楚楚得苏沐卿,以及他身旁几个穿戴官府的衙役,一看着这些衙役的服装就不自觉的头晕目眩起来。

    他往后踉跄了几步,腿肚子又撞到跪在地上的家丁:“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一说话哪知捂着脸的手不自觉的又给放了下来,三条抓痕醒目的贴在这位大少爷的脸上,像是被谁使了狠手挠去一样。

    贾珍见着他爹疑惑的眼神,连忙又将脸捂住解释道:“刚才在逗猫呢,被猫挠的。”

    这话一出贾老爷这脸色变得难看了不少,苏沐卿倒是笑吟吟的解释道:“看来小公子这叫人带回来的是只猫啊!我说呢怎么小公子和几位家仆脸上都有一样的伤,看来是赶上小猫炸毛了。”

    “你谁啊?”贾珍像是被宠坏了一般插着腰对苏沐卿喝道,他也猜出此人能带官差来地位绝不一般,但他从出生开始他爹就惯着他,上次来的县令都对他点头哈腰,一脸殷勤,那他就不怕这回来的是何方神圣,心理一直肯定他爹能给钱帮他填平一切。

    “放肆,这位是新来的县令大人,”贾老爷怒喝道,他还没摸清楚这位县令是什么脾性,容不得儿子在这里胡闹,于是又对苏沐卿道歉道:“小儿不懂事,还请大人赎罪。你们几个去开少爷院里的房门,协助大人搜查。”

    他如今也只好由着苏沐卿现在的意思,先去查他儿子的院子,以表清白。

    “不行,查院子?我还没同意让查呢?”贾珍急得调教,抓住贾老爷的袖子哀求道:“爹,不能让他们查。”

    可任凭贾珍如何说,衙役还是一群人直接冲去了他院子,先拿这儿开刀。

    贾珍见着他爹不管,忙是上前冲着苏沐卿道:“苏大人,多少钱,多少钱你才肯让他们停手。”

    “贾小公子,”苏沐卿一脸茫然:“本官虽说是初来匝道但也有一颗为国为民的心,光凭着钱多钱少就让本官违心,不好意思还真做不到。”

    贾珍急得咬着牙,眼睛里还带着猛兽一般的猩红,似乎下一秒就能将眼前的苏沐卿生吞活剥一般。他生平最看不惯的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

    “好了,珍儿你给我安静点,你要是心里真问心无愧,就大大方方的让大人查。”贾老爷世道临头,是感觉自己这败家儿子有什么不对,但在管家面前已顾了那么多了,只能让他们查。

    苏沐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着贾老爷恭敬的行了一个晚辈礼,做回自己的座位上,继续慢条斯理的喝着茶。

    他不知为什么对此番老子教训儿子的这一幕,触景生情起来,总觉得天下老子都一个德行都喜欢教训自家不成气候的小子,贾老爷还好。哪像他爹拿着棍棒追着他打。

    过了片刻功夫,就有衙役前来通报说在贾珍的院内发现了一名不是府中的女子,那女子他们也是见过。

    “正,正是前日闹上公堂的柳娘子。”衙役垂手表情是一脸不可思议迷茫,像是在宣布什么惊天秘一般。

    可这惊天秘密到了苏沐卿耳朵里则是像‘晚饭该吃什么’那样的平常,他将喝到一半的茶盏放在一旁,却听闻他对面传来一声瓷碗破碎的声音。

    接着就是‘咚‘的一记闷声,贾珍跪地的声响:“爹,爹你听我解释,那,那其实是。。。。”

    “够了,”不待苏沐卿说些什么,就只听贾老爷咬牙低怒道,他浑身气得发颤,硬是在牙缝间挤出这两个字来。

    抄手就拿起桌上的茶盏朝着贾珍砸了过去:“逆子,人你都敢掳来,我看你还有什么可说。”

    苏沐卿看到贾珍被打的画面,强忍着上扬的嘴角,这样才对嘛!棍棒底下出孝子,要是他做出这种事事来,他爹早就清理门户对他扒皮抽筋了。

    原本就跪着的四名下人,见着少爷挨打还有可能殃及到自己,和着贾珍忙抱头鼠窜起来,一时间这间客堂内乱成一团。

    最后还是由苏沐卿出面将贾珍与柳氏待会公堂上审理,顺便将那主谋的范大娘也一并抓来。

    等到三人在公堂之上一一阐述,这事情也算是水落石出了。

    原来是贾珍先看上独守空房多年的柳氏,想将其据为己有。谁料柳氏这么多年一直对她相公表示衷心,几次上门献礼都被她赶出了门外 。

    贾珍得美人不成,却抓住了范大娘和柳氏有婆媳嫌隙的这个把柄,故意笼络范大娘。

    而这范大娘见儿子没有音讯这些年,更是打动了他战死沙场的结论,故而也有打算要将柳氏赶回娘家,毕竟多一张嘴就多一份钱,这儿媳妇不能赚钱竟拿着他儿子用命还回来的粮食。

    也就在此贾珍抛来了橄榄枝,和范大娘做起了柳氏的生意,打算和她一手交钱一手交小娘子,而先要得到柳氏的第一条件就是让柳氏与范大娘家的儿子和离。

    可是柳氏这些年来并没有犯什么七出之条,人啊也本本分分得很,再加上那丈夫还没回来,更是没有办法休了她。

    怎么办呢!范大娘就心生出了一计找那许打听给柳氏谎报一个丈夫战死的假消息,让她死了心。并且这许打听还必须在家中告诉,她好接机说柳氏家中男人作风不检点。

    她给了许打听一些钱,便让她这样去办事,哪知这许打听收了钱确实对柳氏这样的美人下不去手。于是偷偷告诉了柳氏范大娘的计划,准备赢得 她的好感,正巧他进屋和柳氏说了这样一番话之后,范大娘也抓准时机也跟着进来了。由此闹到官府的这一幕也就发生。

    事情闹到公堂之后,双方各执一词,再加上县令夫人有意帮柳氏说话,所以范大娘这边的势力算是矮了一截。事情没办成可把贾珍急坏了,原先他是想着诬陷柳氏名誉之后,她也不能在嫁人,一定是十分绝望的他可以在此钻空子,将她那为妾室不是两全其美吗。

    如今呢?事情一败露他心里更是着急,狗急跳墙之后也干脆给了范大娘几百两银子,让她假意和柳氏讲和,自己在他们不经意之间,叫来几个家丁将柳氏掳走,强占过去。

    猜你喜欢

    49406

    缀丽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