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我行我色

    剧情介绍

    “陛下这是何意?”愁眉紧锁,皇后冷言冷语,“难道您也认为这与晟儿有关?”

    “不是我的一家之言,而是国师预测。”皇帝知晓她不愿意听到这话,但是事实真相,总得有人言明,“国家灾难四起,国运将衰,都是受睿晟晦气的影响,是她主导了此刻的霉运。”

    “陛下莫要听那妖道胡言!”皇后愤然起身,“晟儿只是个小丫头,平日刁蛮任性,惩罚两个宫人也就算了,她哪有通天的本事,影响到整个国家的气运,您怎能因一时灾祸不断,就将如此大的罪名,强安到晟儿的头上。”

    “梓潼是不信我?”皇帝遭到质疑,心中也对皇后颇有微词。

    国师由他册封,国师的话,就代表了他的立场,皇后一口一个妖道称呼国师,莫非是说他糊涂吗?

    “妾身并无那个意思。”见他恼怒,皇后识趣的软下了语气,“只是觉得事情尚待查证,您莫冤枉晟儿,随便将她视作是扫把星,如此有失公允。”

    皇帝固执的不信她,“真相摆在眼前,还需要查什么?”

    皇后把头一扭,不想与他争执,但也不想继续探讨,“陛下执意如此,妾身无话可说。”

    “梓潼不说,那么我说。”皇帝直接表明来意,“国师给出两个办法,来化解此次的灾难,其一是将睿晟圈禁三年,三年之内不得进出任何地方,由他按时做法,以此封印睿晟体内晦气,

    其二是将睿晟送往庵堂修行祈福,让她诵经礼佛,替黎民苍生求福祉,等到这场灾难过去,我会立刻放她出来,绝不会耽搁她。”

    “陛下是认真的?”皇后不信,他当真会这般狠心。

    “事关天下苍生,国运昌隆,梓潼应当知道,我绝不会胡言。”皇帝早就下定了决心,岂能因她三言两语,而轻易改变呢。

    “晟儿是女孩子,您若是真听了国师的话,会害了她一辈子的。”皇后苦口婆心的劝,“您难道就不能替她想一想吗?”

    “梓潼身为国母,母仪天下,理应事事皆以黎明苍生为重,若是存有私心,顾小舍大,又如何担当得了一国之母的身份?”

    他这句话句句敲在皇后心上,让她纵使多有不舍,也只能以大局为重,毕竟皇帝所言极是,坐到她这位置,注定无法随心所欲。

    “陛下给我一些考虑时间,让我想想。”

    若是选择其一,那便是坐实了扫把星的说法,届时就算功德圆满,睿晟公主也逃脱不了流言蜚语了,可若选择其二,却能留下一个造福苍生的好名声,两相比较之下,皇后自然毫无顾虑的选后者。

    “晟儿虽然贵为公主,可却一直没为百姓做过什么,这次诵经祈福,也算尽一尽公主的本分,妾身替晟儿谢陛下成全。”

    “梓潼不要高兴太早,睿晟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既是诵经祈福,那就应当心甘情愿,若是她不甘愿,祈福的心是虚伪的,那我宁可将她圈禁三年,由国师来料理这一切。”皇帝让她务必说服睿晟公主,不然此事就由不得她了。

    “陛下放心,晟儿一定心甘情愿,毫无怨言。”皇后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终于送走皇帝以后,睿晟公主也清醒了,她立刻来到她床边,转述了皇帝的意思,而睿晟却一口回绝了,“母后,我不要去庵堂诵经祈福,让我每天吃斋念佛,不得自由,还面对了无生趣的尼姑,不如直接杀了我呢,那些刁民过得好与不好,与我何干,凭什么让我替他们祈福,这不公平!”

    “晟儿,你不能再这么任性了。”皇后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现在宫里宫外,人人都在指责你是灾星,国师那个妖道又蛊惑你父皇,母后只好想出这个法子,你若不去,是想叫他过来逼你不成?”

    “千万别叫父皇。”睿晟公主不愿见到皇帝,连忙出言阻止,虽然她也知道,她因局势所迫,只有这条出路,可仍旧不安心,“若是这场灾难一直持续下去,难道我要在里面待到死?母后,晟儿还没成亲,不能做尼姑的。”

    她摇晃着皇后手臂,不断对她撒娇,皇后是她唯一一颗救命稻草,无论如何,必须得到她的相助,否则睿晟公主死也不去庵堂。

    “母后也念着你,怎能让你留在那里,只要一有机会,母后立刻接你回宫,绝不留你受苦。”皇后心疼的紧,忙承诺道。

    “有母后这句话,晟儿便是去了庵堂,日日青灯古佛为伴,心里面也会踏实的。”半甘愿半妥协,睿晟公主终于肯应下了。

    ………

    “小姐,街头告示上说,睿晟公主被送往庵堂替众生祈福去了,不知归期。”白草回府以后,兴冲冲的去汇报这个好消息。

    “已经走了?”楚文萱修建着盆栽,漫不经心的问。

    “是。”白草应道,“车马早已离宫,现在应是到了庵堂。”

    “这倒的确是一个好消息。”

    楚文萱手上一用力,多余的叶子便顷刻被剪下来,望着它嫩绿的枝桠,她的唇边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障碍被扫除了,她终可以心无旁骛的夺权了。

    “老夫人,奴婢有一件事想要禀报。”

    楚老夫人闭目养神之际,李妈妈静悄悄的走进来,见她一脸神秘兮兮的样,恐怕真是有正经事要说。

    “关于谁的?”楚老夫人并未睁眼,懒洋洋的问道,“我现在乏得很,若不是十万火急的事,那就容后再议。”

    “倒也不算十万火急,只是十分古怪,关于大小姐的。”

    李妈妈的话音刚落,楚老夫人的眼睛立刻就睁开,稍作休息之后,双眸依旧精明的很。

    “说,什么古怪的事。”

    楚文萱是个精明的丫头,而且诡计多端,必须时时刻刻关注着她,否则很容易就发生意想不到的事。

    “自从经历过您中毒的事件后,府中便只剩下一位管家娘子,其他的管家娘子都已被大小姐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逼走了。”李妈妈道。

    “之前管家娘子对她严厉苛刻,她会忌惮厌恶她们,也是人之常情,赶走就赶走罢,反正该学习的东西,那位郑娘子也都教得了。”

    楚老夫人摆了摆手,显然不甚在意此事,毕竟有几个管家娘子无所谓,楚文萱能学多少才是正经事,只要她的综合素养,可以满足做妃子的基本要求,她便毫无意见。

    自诩为善解人意的楚老夫人,压根不知道郑娘子是怎么一回事,她若知晓郑娘子已经被策反,成为了楚文萱的人,是她留下来做做样子给她和楚枫看的,恐怕不会似现在这般云淡风轻的,怕是早暴怒了。

    李妈妈本来是有顾虑的,可是既然楚老夫人压根没有放在心上,那她也就没再多嘴,免得被说是离间祖孙二人的感情。

    “对了,还有一事。”她又说道,“之前您安插在大小姐身边的婆子,也被她以各式各样合理的借口送走了,并且之后再未回来。”

    “你说什么?”楚老夫人惊得从藤椅上坐起,“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却没有阻止,就任由她胡作非为,是吗?”

    如果只有管家娘子这一件事,那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两件事发生在一起,却没有那么简单了,楚老夫人绝对不能允许,楚文萱在她眼皮子底下胡闹,楚家由她当家作主,岂能任由小辈肆意妄为。

    被她一顿教训以后,李妈妈也颇为委屈地说,“老夫人,奴婢也想阻止,可那婆子实在是不争气,个个手脚都不干净,又喜在背后嚼舌头根子,妄议主人家的是非,奴婢即便想要开口挽留,却找不出理由。”

    这些婆子确确实实头疼,楚文萱也算是赶对了人,楚老夫人心有怨念,也不好拿此事做文章,谁让她们并不无辜,走也活该。

    “大丫头现在学精明了,有些事情看得比我还透,再安插人在她身边,也是徒劳无功,但凡是她看不顺眼,总能找到借口赶走。”楚老夫人而今对楚文萱,也算是有一些了解。

    “老夫人的意思…”李妈妈不是特别懂。

    “不必再安插人手了。”楚老夫人长吁短叹一声,语重心长,道,“过段时间会有人替我对付她。”

    与其让她费尽心神的和楚文萱过不去,不如让那俩人鹬蚌相争,而她坐收渔翁之利,岂不美哉?

    “老夫人指的是新夫人?”李妈妈难得聪明了一回。

    “没错。”楚老夫人直言,“我那位新儿媳可不是老实本分的人物,她俩若是撞在一起,保不齐就要斗一场,楚家又有热闹可看了。”

    李妈妈道,“老夫人果然是独具慧眼,奴婢也曾听说,新夫人那可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刁钻古怪,而且极为难缠,她要是看不惯一个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就让她们俩好生的斗一场,看看鹿死谁手。”楚老夫人喝了口茶,笑得得意。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我行我色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