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林正英僵尸叔叔

    剧情介绍

    白绒绒接过那份文件,快速地翻了一下,并没有看懂。但大致地听别人解释后,白绒绒朝着白母露出了一抹笑容,颔首应道:“您放心,他们不会比过我的。”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荣誉奖项是其他人数倍的白绒绒,在刚开始的竞选中,也是处于第一名的位置。甚至有些人因为听到白绒绒的名声,自动放弃了竞选。

      眼看着只剩下四个人,白绒绒坐在家中看着电视上的放映,眉眼间尽是轻蔑。坐在白绒绒身边的短发女生沈怡一,讨好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谄媚地开口说道:“绒绒,你为什么要降低身价,去参加这种的竞选啊?不就是易氏集团的代言人,只要你一说,他们总裁不就会亲自来迎接你的吗?”

      最近没怎么听到这种赞扬的白绒绒,一下子就洋洋得意了起来。她一手撑着头,懒散地打了个哈欠,朝着沈怡一装腔作势地解释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大家都是平等的,既然要求是这个,那我们就得照着做。不是吗?”

      “对对对。”沈怡一连忙点头,生怕惹得白绒绒不高兴了。

      看着趋炎附势过于明显的沈怡一,白绒绒一下子就没了兴趣。她坐直身子,正想要换一个频道,却在听清楚屏幕里人的言论后,手僵住了。

      “这一次我看好的选手,是夏尹竹。”主持人将话筒递给了评委,聆听着他的发言。评委双目直视着镜头,泰然自若地继续道,“白绒绒的钢琴技术固然高超,但是和夏尹竹的相比,还相差很多。”

      “相差在哪里呢?”主持人听着这一席话,不由心生疑惑,连忙问了一句。那个评委抬眸瞥了眼主持人,似乎有些鄙夷:“很多地方。夏尹竹弹琴更像是弹琴,而白绒绒只会刻板地进行。这太糟糕了。”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评委刻意停顿了一下,将语调拉长了几分,瞪大双目继续道,“夏尹竹新编的一个曲谱,将会在比赛的时候弹奏出来。到时候,你们就能够明白了。”

      看着电视里的这一通对话,白绒绒面上的笑意瞬间消散了。她皱起眉头,表情有些阴沉。身旁的沈怡一察觉到不对劲,赶忙出声吹捧道:“别听他们的!这个评委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一定是受了夏尹竹的贿赂,才会这么偏袒她的。要我说,代言人的名额一定是你的。”

      “他是艾力克斯。”沈怡一的一长段话,使得白绒绒心里更是恼火。她狠狠地瞪了沈怡一一眼,冷声继续道,“他在饰品界和钢琴界的造诣,都是绝对不低的。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我……”没有料想到那个评委竟然会有这些背景,沈怡一很是慌乱地摆了摆手,“他那么老了,说不定耳朵不好。再,再说了绒绒,我明明是偏袒你的,你怎么这么对我?”

      看着白绒绒阴下去的脸,沈怡一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赶忙止住了话题,不再去多说什么。白绒绒皱着眉头,视线重新转移到了电视屏幕上,心里开始了怀疑。

      如果艾力克斯都那么说的话,只怕这一次夏尹竹很有可能会成功。可是,她白绒绒又差在了哪里?不论怎么去斟酌,白绒绒都无法想出一个确切的答案。看起来,只能用以前的那个办法了。

      而此时的剧组里,许懿祯正将一个手机撑在椅子上,看着屏幕里白绒绒的一颦一笑。觉察到身边多了一个人,许懿祯快速将屏幕摁灭,恼怒地看向旁边的邵悠泰:“你在这里干什么?”

      “拍完了,过来看看。”邵悠泰看了眼手机屏幕,耸了耸肩,大步走了。就在许懿祯打算继续看时,却接到了来自白绒绒的电话。在一番的交谈后,尽管许懿祯面色不悦地挂断了,却还是挪动着步子去帮忙办事。

      看着立足在大门口的少女,许懿祯有些苦恼地撩了下头发。在快速地思考后,他抬起手朝着少女挥了挥,语气温柔地询问道:“你好,你就是夏尹竹吗?”

      “是我!你可是我的偶像,我可以和你拍照吗?”夏尹竹看着许懿祯兴奋地要跳了起来。她从包里掏出手机,不由分说地凑了上去,就和许懿祯拍了好几张照片。随后,她低下头一一翻过,歪头叹了口气,“偶像,你的表情也太僵硬了吧。过分!”

      拿着快递盒子的闻千沛,正巧看到了门口处的这一幕闹剧。她挑了挑眉,也没放在心上就准备离开。可眼尖的夏尹竹却是迅速捕捉到了闻千沛,她欢呼了一声,抛下许懿祯就朝着闻千沛跑去。

      “千沛姐,我是你的迷妹——”看着朝自己跑过来的不知名少女,闻千沛一惊,正想要躲闪开,却被夏尹竹一把抱住。夏尹竹满面通红,兴许地蹭了几下,才松开了手。

      这下子,可把闻千沛吓得不轻。觉察到夏尹竹松开了手,她抱着手里的快递盒,迅疾逃走了。夏尹竹正要追过去,却被许懿祯一把提住后领子。看着这么闹腾的夏尹竹,他只觉得头疼。

      “偶像。我还是认真地自我介绍一下吧。”夏尹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稳妥,她转过身子看向许懿祯,面上的表情正常了些,“我叫夏尹竹。这一次,是白绒绒小姐把我送过来的。她说您很喜欢钢琴,所以就给了我这次机会。”

      许懿祯听着这一段话,点了点头。按照白绒绒电话里的说法,是因为夏尹竹把她的琴谱给偷走了,并且不承认这个作为。因此,白绒绒希望许懿祯能够靠着这段时间,把琴谱重新拿回来。因为提出要求的人是白绒绒,所以许懿祯无论如何也会做到的。

      发觉许懿祯在发呆,夏尹竹伸出手摆了摆,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许懿祯朝着她抱歉地点了下头,出声道:“最近就麻烦你了。我先带你去附近看一看,避免找不到路。”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许懿祯就把这里大致的一切,都给夏尹竹介绍了一遍。电视剧的几个主演,也都和夏尹竹见了面。但由于闻千沛受到惊吓,导致她只是看了眼就离开了。

      在许懿祯拍摄的时候,夏尹竹就坐在一旁,手掌翻来翻去,时不时地敲击了几下屏幕。闻千沛托腮看着她的举动,不免心生好奇:“这就是你创作的方式吗?”

      “差不多吧。”夏尹竹掏出纸笔,将刚刚脑海中浮现的旋律,尽数写在了纸上。紧接着,她把纸对折了好几次,小心翼翼地放回了衣服里面的袋子,将拉链拉好保管妥当。

      看着熟稔的举动,闻千沛有些诧异。这么看起来,夏尹竹似乎也没有先前那么顽劣。可就在下一秒,夏尹竹就吧唧一口亲在了闻千沛的手上,伸出一根手指头左右摇晃了几下:“所有的声音,都可以用来当做旋律。即使是本质相同的东西,声音可不一样。就比如这个。”

      这么说着,夏尹竹抬起自己的手,朝着手背也亲了一口,重新笑眯眯地望向闻千沛。

      “你这个例子,倒是挺……别致的。”看着满面求夸奖的夏尹竹,闻千沛绞尽脑汁想了想,才说出这么一句不算违心的话。她看着夏尹竹纤细的手指,又看了看自己似乎不怎么灵巧的手,不由地叹了口气。

      得到夸赞的夏尹竹,笑嘻嘻地摇头晃脑了几下。她抬手摸了摸闻千沛的手,故弄玄乎地开口道:“别觉得自己的手不好看。如果手都一样了,那就更没有意思了。就比如白……”

      正要继续说下去的夏尹竹,却被走过来的导演拍了下肩。夏尹竹停下话题扭头看着导演,颇为不满地作出死鱼眼,以表达自己的抗议。但碍于导演的威慑,她只得站起身,朝着闻千沛挥了挥手:“等我手替完回来。”

      夏尹竹的手着实好看。她的手在钢琴上跳跃,亦或是在琴弦上拨动,都是一副美景。但夏尹竹的手,却又和白绒绒不一样。白绒绒的手更为光滑柔嫩,而夏尹竹的指腹处却是有老茧。

      闻千沛低头翻起了手机,也开始对夏尹竹产生了好奇。而看着这个名字下的荣誉,闻千沛挑了挑眉颇为诧异。夏尹竹得到过的奖项,以及参加过的比赛都很多。可是,无论是哪一个东西,夏尹竹获得的都是第二名。而其中大多数的第一名,皆是白绒绒。

      看着搜索出来的这一结果,闻千沛竟是有些心疼。她叹了口气,一抬头却是看到回来的夏尹竹,连忙把手机屏幕摁灭。表情不太对劲的闻千沛,一下子就引起了夏尹竹的注意。刚刚手机上一闪而过的东西,也被她轻易地联想到了。

    “又不是什么大事情。慌什么。这一次不是还有机会吗?”大大咧咧的夏尹竹,双手叉腰顺便把裤子往上提了一点,露出了憨憨的笑容。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林正英僵尸叔叔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