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恐怖片 潮催

    潮催

    2.6分 64次评分

    分类:欧美片 大陆 2021

    主演:王奕盛,佟丽娅,崔奕,任嘉伦 

    导演:杨?子 

    状态:完结

    更新:2021-10-14 23:28:31

    剧情介绍

    她居然又伸了过去。

    容尽染的眼皮在跳动,他已经忍无可忍了,一把推开花晨举着汤匙的右手,然后豁然起身,带翻了她左手的瓷碗。

    汤汁,排骨瘦肉,莲藕混着那碎裂的碗片洒落一地。

    花晨呆呆的坐在一旁,望着满地狼藉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出去!”容尽染望向一边,不去看她。

    平心而论,王爷没有说“滚出去”而是道“出去”,那已经是相当客气了。

    花晨实在难以接受,自己精心设计的喂汤环节就如此直白的抗拒而告终。

    花晨突然大声啼哭了起来,耍赖道:“王爷哥哥,你不要撵我走……”

    她这声哭的惊天动地,口里还莫名其妙的一遍遍叫着什么“王爷哥哥。”

    容尽染措手不及,他愣在原地,微微跳动的眉头看得出此时的一片忙乱。

    毕竟顾暖凉可没有这么死不要脸的在他面前大声嚎哭过,她不高兴了,一般都是两眼红红,委屈吧啦。

    哭就哭了,叫什么哥哥?难道这时日大家都喜欢攀亲带故的处交情吗?

    顾暖凉叫顾夜凉他忍也就忍了,只要她高兴就好,如今花晨也哥哥长哥哥短的算怎么回事?

    他有妹妹,亲妹妹。

    “我和薄烟也算是同龄好友,如今又被皇上亲封为郡主,叫声王爷哥哥也是合情合理。”

    花晨强词夺理,管他哥哥妹妹娘子夫君呢,只要容尽染不撵走她就好。

    “况且花晨对王爷的仰慕,一如公主殿下对王爷的崇拜,王爷怎能如此狠心?”

    花晨声泪俱下的控诉,容尽染已经彻底词穷了。

    搞得好像都是他的错一样,人家好歹是金枝玉叶的郡主,不过是对他仅有的对哥哥的一点崇拜。

    怎么就惹他如此不高兴了?

    这么想,算他小气了。

    容尽染无奈,只得说:“那行吧,我自己喝。”

    花晨破涕为笑,这才又重新拿出一只碗,从汤盒里盛出热乎乎的汤,递给他。

    容尽染重新漫条梳理的喝起来,花晨在一旁一边用手帕拭泪,一边喜笑颜开。

    容尽染看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模样,真跟容薄烟小时候很像,不禁也莞尔。

    ……

    顾暖凉和谷子一被扔上马车,就不知为何晕过去。

    只感觉那轿子装模作样的在路上走了很久,顾暖凉再次醒来时,发现四周黢黑,地下潮湿冰冷,她伸手拾了一把破烂稻草,忍不住破口大骂。

    “卧槽!这鬼地方!”她怎么又来了。

    没错,这就是皇后寝殿下的内牢。

    谷子呢?谷子哪去了?

    顾暖凉发现身旁没有谷子,赶忙惊慌失措的大喊:“谷子!谷子!!”

    喊了两声没有人答应,到把前面的狱卒引来了,他一脚踹在顾暖凉握在牢笼上的手,吼道:“鬼叫什么?找死吗?”

    见不到谷子,顾暖凉也没有了傲气,她战战兢兢的问道:“官爷,跟我一起被绑来的那个小男孩呢?”

    这是一个彪形体壮的狱卒走了过来,似乎这是牢里的老大,顾暖凉定睛一看,这不是上次喂自己毒药的那位吗?

    他“呵呵”笑了两声,声如洪钟震的牢笼顶端“簌簌”掉落粉末,开口道:“还谷什么子,上次是你命大,这次无论如何你都必死无疑,还找那小破孩干嘛?”

    顾暖凉知道来到这里八成就没有好结果,但是不到最后一刻她总是不死心。

    “官爷,你行行好,反正你看我们都死了,要不你把那小破孩跟我放一个牢笼怎么样?”

    经过上次的惨痛教训,顾暖凉收敛了之前的铮铮傲骨,毕竟现在还有谷子,狗腿一下又如何?

    毕竟人在屋檐下。

    “哼!”那狱卒欲转身不想搭理她。

    顾暖凉一下子从牢笼的的铁窗里伸出两只手抓住那狱卒,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道:“好官爷啊,求求你了,求你了啊?你菩萨心肠,救苦救难啊……”

    她闭着眼睛拽着那狱卒就是不放手,嘴里竟说些赞美他人之词,突然感慨“唉,这为娘确实不太好当。”

    想她洒脱一人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头掉了就碗口大的疤,若能再次穿越回来又是一条好汉。

    可是如今想到那小小一只的谷子,她就心软的不像话,只要不伤害谷子,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那狱卒被她拽的死死的,虽然力大无穷,但摆脱了几次都没有摆脱掉,心烦意乱的拿起折磨犯人的皮鞭对顾暖凉就是一阵猛抽。

    顾暖凉紧紧咬着双唇,忍着剧痛,就是不松手,趁那人喘息的机会,她又哀求道:“官爷,求你了官爷……你心地善良,不要跟我们这般刁民一般见识,我们皮糙肉厚,要是累坏了你可怎么办啊?”

    到底谁皮糙肉厚?这还用看吗?她好歹也是之前富养的荣王侧妃,如今怎的这般言语?

    把那狱卒弄得晕头转向,这顾暖凉何止转了性啊,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

    太可怕了。

    于是那狱卒只得对旁边的小狱卒使了个眼色,那人不一会儿就拎着昏迷的谷子丢在了她的牢笼里。

    顾暖凉一见谷子来了,赶忙松开拽着那狱卒的大腿,向谷子爬去。

    那狱卒被拽了这么半天终于重获自由,嘴里骂骂咧咧的走了。

    顾暖凉抱起地上的谷子,眼睛“哗啦”全流了下来,谷子的脸上身上还有之前和花晨对打留下的伤痕。

    此刻闭着眼睛不省人事之时还拧着眉,可想梦里梦外都十分痛苦。

    顾暖凉心疼的仿佛一阵针雨下过,当初救下谷子就是为了让他过上更好的生活。

    没想到,如今,真的如当初容尽染担忧的那样,他们更改了谷子的命运,并且将谷子置于这种危险的境地。

    想到这里顾暖凉自责的心痛难忍,这一切或许都是自己的执念,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或许谷子此刻还跟着周家夫妇学四书五经。

    谷子被一阵温热的泪水打醒,他心想“下雨了吗?”

    睁开眼睛正对上顾暖凉那张哭的悲痛欲绝的脸。

    谷子伸出小手给顾暖凉擦去腮边的泪水,说道:“师娘,不哭。”

    “谷子,谷子!”见谷子醒来,顾暖凉哭的就更惨了。

    泪水四处分飞,谷子不停用在荣府养的还算肉乎的小手帮她擦眼泪,安慰她:“师娘,谷子不疼,乖,不哭啊。”

    守在外面的狱卒实在看不下去了,骂道:“你一个大人哭成这样,还让一小孩哄,丢不丢人?!”

    听到这句话,顾暖凉才不好意思的停止了哭泣,抱谷子又抱了抱,委屈道:“师娘就是心疼你。”

    本来想说暖暖姐姐心疼你的,但想着谷子的执念,猜想谷子应该是没了爹娘以后想把他们认做爹娘。

    反正师父师娘也跟亲爹亲娘念起来差不多。

    “师娘不心疼,谷子真的不疼。”说完谷子还真就爬了起来,在她面前舞了两下拳脚。

    顾暖凉破涕为笑,把谷子又捞进自己怀里,说道:“好好好,师娘知道了,你不疼。”

    随后顾暖凉和谷子陷入了沉默,王爷如今看到自己的亲笔留言,应该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发现他们被掳走了。

    等到他发现时,估计自己又像上次那样被丢在了乱葬岗,不知道这一次自己有没有那么福大命大。

    不可能次次都得猫儿们相救吧,这也太玄幻了,顾暖凉自己都不相信。

    但出乎自己的意料,这次虽然每天狱卒都让她受着皮肉之苦,但却迟迟没有要了她的命。

    一晃几日就这么过去了。

    这牢笼里暗无天日,被束缚了自由,顾暖凉和谷子待在这里无聊久了,就想找些事做。

    于是顾暖凉就肩负了谷子的教育重任。

    “这个字就是“国家”的“国”啊,跟师娘读一读。”顾暖凉正用着小木棒在潮湿的地上画拉着。

    “师娘,这个字怎么会是“国家”的国呢,师父之前教过我国是这么写的。”

    说着谷子就在地上写了一个繁体字,国。

    “你师父还叫你写字了?”顾暖凉盯着那个国,好奇的问道。

    “那倒没有,偶然教的,不过师父叮嘱过徒儿不要向师娘学习写字。”谷子猫着嘴偷笑。

    “那是为何?”顾暖凉十分不乐意的跳了起来,牵扯到身上的皮肉之伤,忍不住“哎呦”一声。

    谷子赶忙扶她坐好,道:“师娘别生气,师父说师娘的字虽然不适用我们国家,但是却写的很漂亮,师父很喜欢。”

    当然好看了,她写的字可是他们这繁体字的进步体,俗称简体字,她们那个现代可都用的这种字。

    但不得不承认她的进步简体字,在这个时代好像确实没有被普及。

    如果将简体字在东离国投入使用,那她是不是可以获得发明简体字的专利。

    “商机!商机!”坐好之后的顾暖凉开心的说。

    谷子不明所以问道:“师娘,什么是商机?”

    顾暖凉正准备对谷子滔滔不绝的说出自己的宏伟计划,但撇了谷子一眼他稚嫩的小脸,随即道:“小孩子家家的,说了你也不懂。”

    猜你喜欢

    49406

    缀丽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