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爱情片 你的爱如星光小说最新

    你的爱如星光小说最新

    1.3分 8次评分

    分类:恐怖片 大陆 2021

    主演:卢琳,刘端端,栾元晖,邹廷威 

    导演:闵政 

    状态:完结

    更新:2021-10-23 20:26:26

    剧情介绍

     

      睿晟大惊,她逼谁都不希望楚文萱成为自己的嫂嫂,而且,若是澄远将来坐上那个位置,那楚文萱岂不是就成了皇后?

      自己见了她还得下跪。

      睿晟越想越心惊,手指掐着手心,尖锐的疼痛让她清醒过来,连忙对皇后说:“母后,您不觉着楚文萱这女子身上有一股邪气吗?您也知道楚家发生的那些事情,您觉着那都是巧合吗?为何偏偏那么巧,整个楚家就她一个人好好的,难道说,楚文萱的八字克亲人?”

      皇后听了这话,顿时心领神会的点点头:“母后明白了。”

      从这日晌午起,皇后就病倒了,缠绵病榻不见好,整日胡言乱语,满脸病容,皇上去瞧了几次,见她如此模样,着实心痛,可太医查不出病因来,只能认为皇后如此煎熬着。

      皇上气的发作了太医好几通,且贴出告示,寻找天下神医为皇后治病。

      睿晟传信给澄远,让他进宫来看皇后,澄远收到消息,认为这是皇后的计谋,不予理会,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皇后得知澄远不来看望自己,心里发寒,越发坚定的认为要将楚文萱和澄远的亲事搅黄。

      睿晟见只是皇后患病的说服力好像不够,连忙派人制造了几件怪异的事情。

      这日,皇上如今最宠爱的陈妃娘娘,按照往日的习惯去华清宫沐浴的时候,却差点淹死,据她回忆说是有一双干枯的手压着自己的肩膀,不让她起来。

      皇上听完之后大怒,直说是陈妃没有睡好,出现了幻觉。

      陈妃发觉皇上不喜自己说这个,吓得连忙闭嘴。

      可谁知,第二日的时候,皇宫里刚刚出生的小皇子,却整日啼哭不停,奶嬷嬷和太医想遍了法子,没有丝毫起色。

      皇上知道后,沉默了许久,接连的怪事发生,就足矣证明,这绝对不是巧合,既然查不出来,他只好命人将国师请了过来,看看是不是鬼怪作祟。

      国师进了皇宫,看了陈妃,皇后,还有那个小皇子之后,满脸怪异的对皇上说:“圣上,依着贫道所见,这宫里发生的所有怪事,都是因为陈王殿下和楚姑娘的亲事所造成的,两人八字不合,必定会破坏一人的气场,会让一人气运受损,因着皇后娘娘,陈妃娘娘,小皇子,都是陈王殿下的亲人,所以才会如此。”

      皇上听到了心里,没有说话,他做了多年的皇帝,深刻的意识到自己所说的每句话,都会被人无限理解。

      国师见皇上不说话,也不好多说什么,反正他的任务完成。

      国师离开之后,皇上一个人站在窗边,仔细想了许久,命人将澄远请进宫来。

      澄远进宫之后才知道,皇后是真的病重了,他内心有些自责,认为自己先前做的有些过了,连忙跟皇上告罪,去了皇后身边侍疾。

      说来也怪,澄远在皇后身边待了半晌午,皇后娘娘的病就轻省了许多。

      这让皇上越发相信国师所说的话,于是他把澄远召了过来,将国师今日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澄远听完之后,脸色大变,跪在地上不知如何开口。因着自己的亲事,害的整个皇宫都不得安宁,若是执意如此,恐怕会招来杀身之祸,但是若就这样胆小怕事的顺从皇上的意思,那么日后,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印象,可就打上了胆小怕事的烙印。

      他跪在地上,想了许久,疲惫的抬起头来,“父皇,是儿臣执意要娶楚小姐,如今人人都在说是楚小姐的命格有问题,连累了儿臣,如此说来,对她很是不公,还请父皇将国师请了过来,让他仔细在算上一算,替楚小姐正名。”

      皇上也知道这件事,是他们一家人不厚道,不管怎么说,楚文萱都是一个女孩子,将来是要嫁人的,若是加上一个克亲人的名声,只怕日后都要嫁不出去了。

      作为皇帝,他不能如此,会让天下百信寒心的。

      于是,皇上便命人去给国师传话,让他过来测算八字,给楚小姐正名。

      话说的很清楚,国师一下子就听明白了,但他有些犹豫,毕竟听皇后的意思,正有毁了楚小姐名声的打算呢。

      其实,帝后二人之间,国师不敢得罪的人一直都是皇后,因着皇上相信自己,对自己敬重,而皇后手中却有他的把柄,随时都可以要挟他。

      于是,国师到了皇上面前,不是忙着帮楚文萱洗刷污名,而是语重心长的说:“皇上,当真要为楚小姐洗刷污名吗?那这污名指不定就要陈王殿下来背了。”

      皇上听了这话,果然犹豫了,国师正在窃喜,只见澄远忽然站了起来,朝着他走了过来,一脸阴翳的瞧着他:“你说什么?背什么污名?你这臭道士,你是不是活腻了?本王和楚小姐好好的两个人,被你说成了这个样子,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吗?不过是给你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怎么瞧着像是本王来求你?你且仔细想想究竟应该怎么做!”

      虽然皇上对于澄远的态度有些不悦,但他真心希望国师能赶紧解决这件事情,他不想皇宫再这样乱糟糟的下去了。

      国师害怕澄远揍自己,连忙改口:“皇上,贫道一时说错了话,还请皇上治罪,这陈王殿下和楚小姐的八字,都是极好的,所以他们二人的命格都极其尊贵,只是这太尊贵了,结合到一起,反而有点吃不消,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所以贫道建议,别让二位成亲的好。”

      听见老道士的话,澄远觉着仿佛有什么东西,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但他只能认命。

      皇上很是满意国师的话,点了点头说道:“既是如此,那就取消陈王和楚文萱的亲事,从此以后,两人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澄远垂着脑袋,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国师擦了擦脑袋上的冷汗,连忙解释:“从此以后,皇宫定会太平的。”

      闻言,澄远犀利地抬起脑袋看着国师:“你可说好了,若是皇宫再有一点不好,本王就唯你是问!”

      国师尴尬的笑了笑,他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巴掌,都怪自己嘴太快了,竟然说出了这样绝对的话。

      对于澄远收拾国师的事情,皇上就跟没有看见似的,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国师罢了,若是能哄的自己儿子开心,也算值当。

      婚事取消了,澄远觉着干啥都不得劲,想着自己既然已经选择了孝顺,那就应该继续留在皇后身边,将孝顺的名声坐实了,于是他跟皇上说了一声,继续回了翊坤宫侍疾。

      皇上瞧着澄远这孩子还算孝顺,他转念一想,招了招手,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皇上,奴才在。”

      “你派人盯着皇后那边,有什么异常的举动,立即汇报。”皇上压低声音悄悄安排。

      小太监瞪着眼睛,点了点头,连忙去了翊坤宫盯梢。

      翌坤哥。

      澄远坐在皇后的床榻前,手中捧着一碗药,轻轻的舀起来,倒进皇后的口中,略带悲凉的说:“母后,儿臣已经按照您的心意,跟楚文萱退婚了,希望你能早点好起来。”

      皇后听见这话,眼皮微微一动。

      她不过是装病罢了,其实神志清醒的,先前几日,睿晟侍疾,只需要在有人看望的时候装样子便好了。

      但这几日,都是澄远在伺候,她得真的吃药,还不能吃饭,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认为自己这样做有些不值当。

      但听见澄远说,和楚文萱的婚事取消了,她立马高兴了起来,若不是碍着此刻还在装病,只怕她都要笑出声了。

      睿晟立在一旁,听见这话,当即大笑:“二哥,这是真的吗?婚事真的取消了?”

      澄远听见睿晟的笑声,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并不是他不想招惹睿晟,只是心情不佳。

      睿晟却把这当成了澄远的退让,很得意的吹了吹指甲,“看吧,本公主早就说了,楚文萱那女人不对劲,谁跟她沾边都要倒霉,二哥,还是你聪明,脱身的早,若是再过些时日,只怕母后都要被她克没了。”

      时至今日,睿晟还在诋毁楚文萱,澄远很是生气,将药碗放在一边,站起身就要跟睿晟理论。

      忽然,他眼前一黑,一个踉跄,撞在皇后榻前,嗵的一声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睿晟吓得半死,连忙叫了太医进来给他诊断。

      太医告诉睿晟,澄远只是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再加上没有吃东西,所以晕倒了。

      睿晟气的半死,她才不想照顾澄远呢,立马叫了女官进来,她自己则坐到皇后身边开始起了抱怨。

      “母后,你说二哥这样还有点男子气概吗?不就是一门亲事么,也值当好几日不吃不喝不睡?”虽是如此说着,其实睿晟心中满是嫉妒和憎恨,她想不通,楚文萱到底有什么好的,竟令她这个冷面杀神一样的二哥如此多情。

      可怜她贵为公主,普天之下,竟然没有一人对她真心。

      睿晟公主还在叨叨,皇后却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心疼,对着瑞生说:“等下你二哥醒来了,你告诉母后一声。”

      “嗯?哦,好的。”睿晟以为皇后要去训斥澄远,很是高兴。

      过了半个时辰,澄远醒了过来,皇后闻声赶了过来,瞧着面色憔悴的澄远,对身边伺候的人发了脾气,“你们一个两个都瞎了,没看见陈王殿下面色好吗?怎么还让他侍疾?本宫养你们有何用?”

      澄远苦笑,他这几日都在寻找楚文萱的下落,忙起来便忘了吃饭睡觉,因着脾气暴躁,身边的人也不敢劝他,没想到今日却昏倒了,看起来皇后吓得不轻。

      “母后,儿臣无事,还请母后别为儿臣累坏了身子。”澄远气若游丝般说道。

      皇后听了更是心酸,“远儿,只要你好好的,母后的身体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澄远见皇后的身子比从前松快了很多,高兴的点点头:“母后,只要您身体康健,儿臣就别无所求了。”

      皇后听的很是心疼,认为澄远如此模样,都是在跟自己怄气,她擦了擦眼眶,语重心长的说道:“远儿,不过是个女子罢了,哪里值当你如此?往后,你会走的更远,这辈子会遇见很多很多好的女子,你就会觉着今日的行为十分幼稚,跟江山比起来,美人算什么?”

      澄远倔强的转过脑袋,不想听皇后的话。

      对于自己和楚文萱取消婚事,澄远觉着丢的不仅仅是楚文萱,更是看清了自己的地位,他暗自发誓,有朝一日,他要让所有人都不能再左右他的决定。

      皇后当他没有听进去,又继续说道:“当年,你父皇和我也是百般好,后来,这皇宫中,又多了很多美人,对于你父皇来说,母后的身份定位是皇后,是贤内助,王美人是解闷的,刘美人是逗乐的,张美人的父亲是个能干的,你瞧,一个君王,一辈子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的,所以,你的眼光得放长远点。”

      澄远沉默了片刻,微微颔首:“儿臣晓得了。”

      不知道他是真的明白了,还是假的明白了,皇后此刻也有些气恼了,只是冷冷的说道:“你可知道,你从来都不仅仅代表你自己,你能走到今天,少不了张家的扶持,可如今,你却因为儿女情长,闹成这般模样,你让那些站在你背后的人怎样看你?”

      澄远冷笑,张家支持他,不过是皇后授意的,究竟有多少真心,出了多少力,只怕皇后和张家心中最清楚,如今却要用这个来拿捏他。

      他的心中只剩冰凉,淡淡的笑了笑:“母后,你说的,儿臣都记住了,不敢有所违背,只是儿臣心中始终不相信娶不得楚文萱,但儿臣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前程之事是不会耽搁的,可也不会轻易放弃娶楚文萱。直到儿臣想出那两全之法!”

      “你……你真是冥顽不灵!”皇后气的半死,不停的喘了起来,内殿之中满是她的咳嗽声。

    猜你喜欢

    49406

    缀丽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