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神马不卡影视

    剧情介绍

      “那简链,本就不是我们中原之人,几年前因着仰慕中原文化,那简链便独自一人前来这中原求学,谁也不想,竟然真的能走到翰林院这一步,而今日,这个竣缮的首领,就是来找他的兄弟的。”赵景斯迟疑的开口,果然见眼前的女子慌了手脚。

      “原……原是这样!”兰嫣然抬手抹了一把眼泪,“简链大才,且我并不晓得他过去的行踪,竟真的是个显赫的人物无遗了。”

      “可明明……那样一个人,却是为我而死。”兰嫣然难得动真感情,她想起自己失忆那几日简链对自己的照顾,不由得声音有些抽泣。见状,赵景斯赶忙将人重新拉入怀中安慰,声音有些低哑:“兰儿莫要再想了,那简链如此品性,想来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因他而哭泣。”

      

      “赵景斯,这几日,竣缮的头目开口就要见简链,可简链……我也想见他。”兰嫣然拼命控制住了自己的悲声,轻叹道。

      

      “这种事瞒的了一时瞒不了一世。”赵景斯抚了抚她的发丝,眸光复杂,他已经尽量回避简陨所问简链的问题,可 ,简家兄弟二人如此精明,又怎么瞒得了呢?

      ……

      

      简陨头一次来中原京都,虽是对一切都觉得好奇,可她还是没有忘掉自己寻人的正事。

      自家兄弟停留在汉良久,也是时候考虑回去继承大统,而眼下,那个什么宸王,却一直有意无意在岔开话题。简陨如是想着,那张同简链有七分相像的俊脸上有些迟疑。

      

      简陨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芥,转身向翰林院走去。

      

      他不笑时有些凶,等简陨重新找到院长时,那人似乎是有些局促。

      

      “想必大人晓得简连大人身边的宣仪。”那翰林院学士道:“我也是并不十分清楚情况,只晓得,简链大人是为着宸王妃去的……”似乎是自知失言,那院长赶忙收住声音,一脸惊恐的望着简陨。

      

      “是吗?”简陨眼神变了变,“你可晓得,我胞弟简链的坟墓修在哪里?”

      

      见他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那院长将他带到南山腰处的一处坟冢上,道:“大人节哀,逝者已矣。”

      

      简陨没有说话,沉默着托人买了纸钱,一点点从白日里烧到了日头西斜。

     

      那灰烬熄灭之后,简陨站起来,拍了拍双手走了。他这一去的方向,正是皇宫。

      

      “陛下,我胞弟身陨大汉,却并无人周至我将他的尸身运回家乡,入土为安,可是瞧不起我 ? ”

      

      简陨站在堂上,口口声声说要一个解释。那皇帝本来也不晓得简链是哪号人物,因此只是阴沉着脸,让人速去宸王府,去请宸王妃来。

      

      “爱卿,这便是宸王妃了,当时的情况,也只有她知道的境况,倘若你要问,就问她便是了。”

      

      兰嫣然骤然间被皇帝召来 心中早有准备,却还是被简陨那张同简链那般极为相似的脸盯的一愣。

      

      “宸王妃,相必你是认识我这张脸的,当日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宸王妃你不要解释清楚吗?”

      

      简陨目光灼灼,似乎是要把兰嫣然盯出一个洞来。

      

      自知是躲不过,兰嫣然一五一十,将那日发生了什么,讲的清楚。而简陨眼中的冷意却更甚:“呵,想不到,堂堂的大汉,也会编瞎话了?”

      

      “区区一个女人,怎的会让胞弟动心,你们莫不是怕我们将中原的东西带出去,故意杀了胞弟,至于为一个女子去挡那要命的东西么?”简陨心直口快,越说越离谱,仿佛是没把主座上越来越黑的皇帝放在眼中。

      

      “那卿家还要怎么办?”那头皇帝的声音有些不明,简陨止住了生气,不甘示弱的同样盯着皇帝,道。

      

      “我胞弟死的惨,仅是凭这一点,我们竣缮就足够起兵攻汉!”

      

      此番话一出,在场众人都齐齐变了脸色 。

      

      “竣缮同大汉开兵,那便不是死一个人两个人那么简单。”皇帝的声音越来越低沉,满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那怕什么?便是一年,两年,几十年,我竣缮不服的事情,自然一直不服!”简陨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继续道。

      

      “陛下,时臣舟车劳顿,又饮了酒,醉赵了,臣妾先带使臣辞职吧。”兰嫣然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生怕简陨再说出些什么来。

      

      “也对!”那皇帝面目和缓了些,“这水牢中最是清凉降火,想来是得送时臣去那待会儿了。”一旁的侍卫会意,不由分说,拉着简陨便退了下去。

      

      “宸王妃,这同你脱不了干系!这竣缮的使臣认死理,剩下的,朕就交给宸王妃了。”

      

      这句话说的意味深长,兰嫣然知晓躲不过去,只得答应。

      ……

      

      昏黄的光照之下,简陨浑身被泡在冷水里,只听见地牢外火炬燃烧的声音。

      

      “简陨。”女子清淡的声音突然出现,伴随着一阵牢门被打开的声响。被绑着的人仰头看去,只见宸王宸王妃两人居高临下,一左一右的将他看着。

      

      “怎么 来看笑话?”简陨笑了笑,往地下狠狠吐了一口。

      

      “简陨,你当真是半点不如简链,你就那么希望,两边干戈起,民不聊生吗?可见你这人愚昧至极,只为程口舌之快。”兰嫣然想到了简链,借着微光看简陨这张在微光之下的脸,神情有些发愣。

      

      “简链的死,却是同大汉无关,是我连累他,那日谁也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

      

      兰嫣然由衷的道歉:“简链很好,但……”

      

      “我这胞弟就是傻!”简陨突然间嘿嘿大笑起来,带着一种说不尽的洒脱超然。

      

      “既然他喜欢你,就该在你失忆的时候抢着跟你拜堂成亲,只要成了亲,管他什么宸王,照样是自己的人!”简陨如是笑着,并不在意赵景斯一瞬间发黑的脸色。

      

      “人各有命!”长叹一口气,简陨道。

      

      “说起来,我在这水牢里待的差不多了。你们什么时候放我出去?”简陨划拉几下弄了绑住他的锁链,有些无奈,兰嫣然赵景斯对视一眼,开口道:自然是你在大殿之上同陛下认罪。”

      

      “你不属于这里,我也不管你曾经带着什么目的入汉,但现在,你得放下你那些不该有的心思。”赵景斯在一片阴翳中开口,换来他几句敷衍的应答。

      

      众人见时候差不多了,便命人放了水,给他重新弄了换洗的衣服收拾,这才引着他上殿去了。

      

      “启奏陛下,日前曾是微臣失言,自知罪孽深重,愿大汉与我同结秦晋之好,我等愿立字为证……”

      

      简陨大方往殿上一站,如是说道。

      

      “我听说陛下甚爱白磷花,我族自愿呈现白磷花一朵,以示欢心。”简陨投其所好,果不其然,就见那上位者露出些要笑的表情来。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大汉,愿赠送耳枥树树种,以示盟约。”

      

      简陨这次并没有犯浑,大大方方接受之后,转头对着兰嫣然赵景斯道:“多谢二位解开了我的心结。想来,宸王宸王妃也必定不是拘礼之人。”

      

      “我们边关,随时欢迎宸王宸王妃!”

      

      “我边关大漠星辰,浩瀚烟海,倒也不辱没是一方宝地。”简陨在大殿上笑的爽朗。兰嫣然和赵景斯难道看见这么有感染力的笑容,对视一眼,不由得也发自内心当然笑了起来。

      

      “爱卿即是远客,朕理应尽地主之谊。”上座的皇帝依旧端正,双手握拳在唇畔抵了抵,继续道:“宸王宸王妃不若四处带人逛逛,也好尽我大汉之情意?”

      

      两人领命,对着简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简陨也不客气,三人同乘一辆马车,慢悠悠的在城中游荡。

      

      “这大汉的玩意儿到底是比我们那边新奇。”简陨新奇的四处张望,他这是第一次来到大汉都城,什么物什都要上眼一番。

      

      “王妃,殿下!”正在三人闲逛之时,由远及近携手而来两人,兰嫣然定睛一瞧,却是多日不见的青黎,那头青黎一把松开江圣阳,往自己身上扑了扑。

      

      “你们怎么在这儿?”兰嫣然道。有些无奈。

      

      “自是随处闲逛。”青黎答应了一句,这才看清周围多出一人,不由道:“这人是谁?怎么从没见过?”

      

      “在下简陨,生平头一次来汉都,姑娘不认识,想来也不怪。”简陨大大方方冲着两人行了一个汉礼,看的江圣阳眼前发亮。两人一见如故,干脆到茶馆之中一序,青黎本是气江圣阳并不陪她,等到简陨讲到自己下榻之处的美景时,也彻底愣住了,众人听的如痴如醉,临末了,竟有些意犹未尽之意,简陨见他们实在感兴趣,干脆盛情相邀,而兰嫣然等人也并不客气,慨然应允,众人即刻上报皇帝,准备趁无事拿了通关文牒一同向南走。

      

      而即便是如此,却还是发生了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打乱了他们的全盘计划……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神马不卡影视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