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福利导航第一站

    剧情介绍

    此时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客房里,洛阳半个时辰之前就去找宰相谈话,留着她一个人待在客房里,无聊的坐着。

      “也不知道那便宜师傅如今怎么样了。”洛千水叹了口气。

      长亭那便宜师傅把自己扔在这里都已经好久了,第一次觉得生活里面没有长亭总是有些不对劲。

      上一世的自己,虽然是娱乐圈的影后,然后自己随便发泄情绪的人却没有。

      她的天真,她的狡诈,出现的总是在剧里,观众总以为那是演的,可又有几个人知道那是本色。

      “混球便宜师傅,一定去哪里找什么红颜知己蓝颜倾心了。”洛千水起身离开客房向后园走去。

      某处高空上。

      “阿嚏!”

      长亭揉了揉鼻子,道:“又有人想我了,看哥就是这么魅力四射!”

      “自恋狂!”一旁的夜宵撇了撇嘴。

      他现在已经学会了求人不如求己,在长亭一旁御剑飞行着。

      如今他们已经到了距离正道联盟不到万里的地方。

      “长亭咱们在这里歇歇吧。你看这里是洛飞宗,衣服一定很多!走吧,我们一起去!”夜宵喊道。

      他平生最爱的就是衣服,用他的话来说就是。

      我的心是肮脏的那么我就把我的躯体装扮的光鲜亮丽。

      头可断,血可流。

      衣,不可不买!

      洛飞宗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二品宗门,可是他们这里大部分都是女子选择的大道也是歌道。

      大道三千,任君采撷。

      歌道也是其中一道。

      洛飞宗的弟子也都喜欢入世俗传颂歌道,久而久之洛飞宗成了天丰大陆最有名的戏楼,来此寻欢的并没有多少是为了歌道多数只是作乐而已。

      而歌道难以成就道果许多洛飞宗弟子也愿拿艺换财。

      “不可,此处太过风流。”长亭皱眉道。

      他现在只想赶快办好事情然后去紫金皇朝看看自己那宝贝徒弟,虽然有小仙在,可是那沙雕怎么也没办法让他放心,两个沙雕在一起真不知道能整出什么事情。

      “谁稀罕你一起,爱来不来。”

      夜宵率先向下飞去,长亭摇了摇头无奈也追了上去。

      既然说要一起去,那就一起去他没别的意思。

      嗯。

      就是这样子。

      洛飞宗脚下环绕着数不清的戏楼只是究竟是不是只有戏就看你有没有灵石了。

      此时夜宵正在一家名为天衣坊的店里挑选着衣服。

      只见他熟练的拿起一件又一件放到掌柜面前。

      “这些都不要其余都给小爷包起来!”

      掌柜的是个三十多的华装富人,在看到夜宵入门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此人不一般的存在。

      据她估计不是人傻就是钱多。

      自然她对了,夜宵不光人傻而且钱还多。

      “哎呦,人家一看公子就是有眼光的人,我跟您说这几件可都是洛飞宗刚出的新款式呢。”

      掌柜的连忙上前把夜宵看上的那些衣服帮他装进了储物袋。

      之后夜宵大咧咧的走出了天衣坊,掌柜那黑溜溜的眼珠子自然是转到了长亭身上。

      后者很是自觉点拿出两块完美灵石放在女掌柜的手里,才转身去追赶夜宵那个祸害祖宗。

      给洛千水买的天级防御法器都没要一块完美灵石,夜宵这家伙的几件衣服竟然花了两块。

      败家,太败家了!

      夜宵在前方转身向长亭招了招手。

      “快来。看这个天丰大陆都说洛飞宗的歌最好,快来陪小爷去看看。”

      长亭抬头看去,前面的那家建筑如果自己没眼瞎也不是文盲的话,写的应该是红袖客栈吧。

      洛飞宗的客栈都能看戏了?他这么孤陋寡闻?

      像是看出了长亭眼中的疑惑,夜宵道:“我都两天没换衣服了!”

      长亭这才记起,这两天确实忙着赶路夜宵也没有换衣服。

      刚刚都说了夜宵是个嗜衣如命的人,最差一天也要换一件衣服而为了赶路确实两天没换了。

      客栈里长亭喊小二来了一壶酒自顾自的在楼下喝着,夜宵去换衣服根本不让他进去。

      此时邻桌来了一位穿着很是怪异的女子,为何怪异呢?

      洛飞宗附近都是寻欢作乐的男子这位一看就是女子关键身着很是性感的衣服可面容却被一块青纱遮挡了起来。

      妩媚中多了些许清纯,尤其是当长亭看向她的眼睛时,那是一双紫眸。给人的感觉不是该有的妩媚,透出的竟然只有不谐世音的天真无邪。

      这会是怎样的一位绝世仙女呢长亭暗道。

      “砰。”

      正看的起兴的时候,桌子竟然被一只手拍着。

      只见夜宵一脸怒意的看着长亭,道:“看看看一天到晚就知道看好看的的仙子姐姐。”

      “我是……不是你看啊她的眼睛!”长亭连忙解释。

      谁知夜宵丝毫不听长亭的解释,而是继续怒道:“眼睛个啥。你那是看人眼睛吗?你那是看人家脖子以下的部分[到底看啥你们自己yy吧,脖子以下的都不能写。],你下贱!”

      长亭:我下贱??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你不下贱?”

      长亭硬生生把夜宵的头扭像了那名女子。

      “我怎么可能下……呲溜!”

      夜宵:太好看了吧!!

      “我还下贱吗?”长亭挑眉看向夜宵后者立刻摇头。

      “我下贱,我下贱。我馋她身子。”

      正当二人看的入神之时那位女子竟然抬头看向长亭所在的这边。

      “你们好,你们是很想吃这个吗?”那名女子端起桌上的碟花生米递到夜宵面前。

      她刚刚看两人鬼鬼祟祟的偷看这边就很诡异,以为他们在偷看自己,正想上前理论突然看到那个穿红衣服的男子竟然流出了口水。

      四下看了一下自己附近能吃的只有刚刚叔叔点的花生米。

      于是以为长亭二人因为一碟花生米馋的流口水,母爱泛滥把花生米端给了二人。

      所以出现了现在这一幕。

      夜宵的嘴角僵硬的抽了抽,接过花生米弯腰,道:“谢谢姑娘,小生因为家境贫困已经许久没吃过如此香脆的食物了,刚刚一不小心冒犯了姑娘望姑娘恕罪。”

      “没事没事。”那女子拜了拜手回到了原位。

      长亭在一旁捂着嘴笑的直抽抽,他真的憋不住了,这个女子是是真的天真无邪还是真的智障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对一碟花生米馋的流口水,好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夜宵!”长亭对夜宵传音道。

      闻言夜宵狠狠的瞪了长亭一眼:怎么不笑死你。

      夜宵在一旁郁闷的吃着女子送来的花生米,嘎嘣脆感觉还行。

      长亭见一脸郁闷的夜宵不知为何总是想笑,又扭头看向旁边的紫眸女子。

      文质彬彬的走向女子身旁,道:“在下李二敢问姑娘芳名?”

      那女子抬手示意长亭坐下,淡淡道:“小女子???帷!?/p>

      “好名字,那???嵝〗阆嚷?梦腋?飧雒怀怨?ㄉ?椎呐?湃ヂ虻慊ㄉ?住!背ねけ??肟??/p>

      夜宵连忙丢掉手中还没来得及扔嘴里的花生米,追了出去。

      他真是不服,都是看咋他没控制住口水就是看上花生米了。

      “你想去哪里看?”

      长亭此时在一堆戏楼旁边踌躇着,每个戏楼至少外边看起来都大差不差,没啥想要让人进入其中的感觉。

      夜宵拍了拍长亭肩膀,又指了指自己。

      “要去自然是去最好的。”

      “你知道哪个好?”

      “不知道,反正贵就对了!”

      两人向最贵的洛飞戏楼走去,洛飞戏楼顾名思义也就是洛飞宗自己在自己地盘上开办的。

      是不是做好的不确定反正确实挺贵的,只是进去没有任何消费,一个人门票都是十万上品灵石。

      进入里面与他们以前见到的金碧辉煌,歌舞升平不同,这里装扮的很是典雅,中间有一张很大的戏台此时正有一个穿着洛飞宗宗服的女子在歌唱。

      “两泪汝不知……难叹眷仙侣。”

      耐不住夜宵奢靡的性子两人去了二楼的包间里面,与别人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要求一个歌女在里面单独演唱

      所为的包间对他们而言只是换个人少的地方听。

      红袖客栈

      “哥哥你找到自己朋友了吗?”???峥吹嚼慈肆?ψ呱先ノ实馈?/p>

      自己从了解事情之后都是这个自称自己哥哥的人在帮自己。

      哥哥说她为了去多菜点草药从悬崖上掉了下去,把脑子摔坏了。

      所以她现在失忆了除了知道自己名字是???崞渌?疾患堑昧恕?/p>

      哥哥带自己来这里也是为了帮她治病恢复记忆。

      “找到了我们现在就去。”男子看着???岬难壑忻俺鲂┬斫鸸狻?/p>

      仿佛在看什么不得了的人物一样,让???峋醯糜械愫ε隆?/p>

      她的哥哥第一次这么看着自己 ,这是怎么了。

      不过疑惑归疑惑,她还是顺从的跟着男子离开,去找那所谓的朋友。

      洛飞戏楼

     刚刚一个小二向他们来传告,今天晚上有一个天丰最美拍卖会,只要拿出一百万上品灵石便可加入,长亭原是想拒绝 ,可奈何夜宵听到最美二字就走不动道。坚持要去,长亭也没办法只能依了夜宵。

      只是去拍卖会的路上竟然碰到了一个多年前的旧人。

      

    猜你喜欢

    49940

    缀丽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福利导航第一站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